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假如女朋友是中文V家(1)——相遇

时间设定是前一百淘汰赛后的三个月休战期间……然后,你突然就从自己的星球来到这个奇妙世界……

前五吹,大佬们别嫌弃我文笔烂ooc啊……

剧情超级套路,也许有后续……吧……













Ver.雷狮

你大概听从了什么奇怪的召唤,飞行器砸破大气层坠落到这个星球。
这里的人都有尖耳朵和杀马特发型,炫酷得不行。但他们内心的声音大多嘈杂不成曲调,甚至只有混乱的嘶吼咆哮和尖声惊叫,把你吓得不轻。
为什么一首歌都听不到?自己是不是太差劲儿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
天然呆的你沉浸于听不到“心声”的苦闷中,完全没有注意自己的出现引起了多大轰动——毕竟是在休息区,好端端的停战期间冒出个飞行器撞坏大厅,可真新鲜。
“咕噜噜——”肚子居然也在此刻反抗起来。
“啊啊,好饿呀!想去饭店!”身旁的天钿扑棱着翅膀向你扑来,顺便表达了你的愿望。
是的,来到新世界的同时,你又没法说话了,像刚遇到阿绫那会儿的情形一样。
而且你又撞到人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嗷!!!”终于反应过来的你和天钿一起清理那人身上堆积的飞船残骸,指尖蓦地像过电一般打个寒颤,天钿嗷嗷叫着就倒下了。
你的身体在麻痹间却听到了,自降临到这个世界的,第一首歌。
【歌颂着自由与梦想的星辰大海,包含对于珍视之人的温柔】
真是温柔的歌声啊……即将沉入昏迷的你看着那人身边肆虐的紫色雷电,并没有感到害怕。
紫罗蓝的瞳孔吃惊地紧缩,你知道,他感受到了“共鸣”。
先休息一下吧,也许睡了就不会饿了……
你软软地倒进那人的胸膛,陷入梦乡。













Ver.安迷修

你上一秒还在替天依买小笼包,下一秒连人带包子一起摔进新世界。
你环顾四周,很快确定自己掉到什么地方了。
前几天,天依才翻唱了《锤子之歌》,你对歌里的背景感兴趣就顺手百度一下,嚯嚯嚯,国漫《凹凸世界》,十月份还出第二季,蛮期待的耶!尤其是安迷修!
没马没模风骚小凄惨!那呆毛太对你口味了!简直是亲人!【龙牙听了想打人】
然后你果断召唤出释天,骑着毛绒绒的大老虎就去找骑士了。但由于你只翻了简介,根本没看剧情,不知道开场那条会飞的鱼。
所以你被吓得从释天身上掉下来。
“乐正小姐!!!”
耳边风声呼啸,你面无表情地想着在这个世界死了会不会复活回到原来的世界。
就是看不到会动的安迷修太可惜了……
不过,此时此刻,梦想照进现实。
你没有尝到粉身碎骨的滋味,而是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那个人稳稳地抱住你后又很绅士地将你放下,完全没吃你豆腐。
“小姐,虽说是在停战期间,但野兽并不会因此消停,下次一定要小心点啊。”
温润的薄荷绿眼眸含着笑意,瞬间击中你那颗小心脏。
我不戴滤镜也没觉得他恶心帅啊……明明是超级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活的安迷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小姐?!”
“我可以跟着你吗?”
“等等,小姐你怎么……”
“我会做干锅掌翅我天天做给你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虽然还想问小姐为什么这么了解自己的,但看小姐激动地呆毛不停打转转,安迷修只有保持沉默。
话说回来,难得女孩子对自己有好感,没出口就是没马啊恶心帅啊之类的,心里说不高兴都是假的。
“我不会添乱的!”你双手合十恳求骑士,红棕色的眼都快冒出小星星了。
嘛,本着骑士道原则,你轻松地当上了安迷修的小尾巴,准备去抓一只长翅膀的家伙犒劳骑士先生。
“小姐,那边也是怪鱼的地盘啊!!”
但小姐太有活力同样是个问题呢。













Ver.格瑞

你没有乐之精灵,身边能用的只有绑在腿上的卷轴键盘,基本什么卵用都没有……综上所述,你碰上魔兽就是死路一条。
你开始思考,是不是因为唱了《安迷修你到底把宿舍钥匙放哪了》和《我是骑士命》,所以遭报应了。
不该呀,那特么是被逼着唱的好吗?!
你冷静地爬上一棵树,看着酷似狮子的野兽扒拉着树皮龇牙咧嘴。
10分钟后。
妈的,要狮横遍野了。你依旧瘫着脸盯着树下聚集的一堆跃跃欲试的狮子,内心文明地问候了那个up主的十八辈祖宗。
“唰——”绿色的光芒飞过,残存的魔兽们哀嚎着离开了树。
“树上的那个姐姐,你可以下来啦!”
嗯……这声音不是自带黑科技的主角吗?你瞬间感觉自己幸运e爆棚。
“多谢。”你并不是话多的人,向原谅刀的主人格瑞道谢过后,准备寻找那群不靠谱的同伴——你感应到其他vsinger,就地展开了卷轴。
“姐姐一个人在这片森林很不安全,和我们一起吧?”主角金照常的爱心泛滥。
你没有理会金,手指在键盘上忙碌滑动。你明白你的去留其实全看大赛第二,询问的眼神透过半透明的光屏到达那双紫眸。
“……我没意见。”
手指猛地顿住,你开始后悔自己唱了《达拉崩吧》……这原谅色真是不好惹。
但你永远不会知道,那时自己的眸光通过屏幕的反射带上了柔和的紫色,像极了在幼年与他告别的母亲。













Ver.嘉德罗斯

你是一个诞生于冰冷宇宙里的姑娘,宇宙的高次位面虽然充满了能量和秩序,却不曾拥有感情。你在纯净的以太之海中诞生,以太构成了你的身躯。
音乐没有界限,它穿越无数星系和高次位面来到你身边,你因为感受到了它蕴含的那种美妙感情才苏醒。由于对爱这种感觉的迷惑和莫名的憧憬,才使得你来到了这个的世界。
你观察着洛天依、乐正绫和言和的嬉笑怒骂,那些一起经历的欢乐与悲伤深深吸引着你加入她们,她们也欣然同意了。
越理解感情,你越害怕孤独。
当三人一同掉入时空间隙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时候,你便毫不犹豫地用自己的头发跟了过去。
不过,这个世界给你的印象非常不好。
首先迎面而来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黄黑相间的圆柱体,你随手扔出梅塔特隆立方体帮那个倒霉鬼吞掉了攻击。
真是吞掉了,倒霉鬼看你的眼神异常崇拜但立马脚底抹油跑了。
没礼貌,还是天依前辈最好了。
“喂,你,很有胆量嘛。”
金色的孩子眼神轻蔑,你从他身上嗅到了久违的“被制造”的气息,冰冷而孤寂,让你想起沉眠于以太之海时的枯燥和……恐惧。
你见过数不胜数的“伪神”,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没有心。
“那边的虫子,来打一架吧。”
“你不是真正的神。”
答非所问的话语令空气凝结,雷德和祖玛都紧张地退离嘉德罗斯身边。
你翻看着他记忆中的那个女孩,玛格丽特,若她还活着……算了,那种力量,也改变不了什么。
“你少了一样东西,不是真神。我不和你打。”你灰白的发丝发出钴蓝色的光芒,带着你远离了这片是非之地。
嘉德罗斯难得沉默地收回大罗神通棍,闷闷不乐一小会儿过后,又兴致勃勃地找到了新的打架对象。
没人告诉过他少了什么,少了的东西该怎么找……现在终于有人指出,日后可就有的玩儿啦。
他开心地笑起来,像得到糖果的小孩,有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表情。































妈的害怕,这玩意我这怎么写出来的啊????

评论(65)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