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假如男女朋友是中文V家(番外甜饼)——亲吻

主动方和位置都不一样,萌点奇怪,番外玩的人有点多……已交往设定……吧……

辣鸡,废话多,ooc……你们会很容易看到我的偏好,别打我……














Ver.雷狮(洛天依)

你唱过了很多恋爱的曲子,但本人的经验基本为0,况且有些太治愈的你全程是懵逼透顶,谈个恋爱居然动不动就把对方杀了吃了什么的太可怕……这也导致内向的你在感情方面更迟钝了,可一但认识到,行动上就更加耿直,阿绫都自叹不如。
有一次大家聚众拼酒,阿绫问你这个大赛中谁的“心声”最好听时,你不假思索地回答:“是雷狮先生!”
“最喜欢他的心声?”
“嗯!”
“最喜欢他?”
“嗯!”
沉默三秒后。
天钿的和你的单翼翅膀都变成了阿绫红。
“啧啧啧,三年起步啊!安迷修你别笑,咱玩的也是最高死刑。”
不再理会打趣的二人,你知晓了自己对雷狮的真实情感,决定做点什么。
你一个箭步冲到雷狮的酒桌旁,沉思片刻后又折回去拿东西。在往返路途中,卡米尔和帕洛斯都很贴心的和雷狮分桌坐,顺便拉走了喝醉想尬舞的佩利。
你丢开天钿,拿着一个小笼包雄赳赳气昂昂地坐到他身边。
“给你!”
雷狮吊起眼角看你,平日欺负你抢你小笼包可不在少数,难道今天你也喝了假酒?
“快吃!”
好看的紫色星辰凑近你,右手揉了揉你脑后的八字形发髻,左手接过小笼包啃了起来。
真是人不可貌相,小丫头片子咋这么喜欢韭菜味的包子……雷狮两三口吞掉了小笼包,眼神示意你还想搞什么。
搞雷狮啊。
当然,你没胆大到说出这句话。
而你接下来却大胆地吻上他的嘴唇,和上面那句话没差别。
少女的唇带着坚定的力道压过来,毫不介意韭菜味,伸出舌头怯怯地舔舐抿成一线的薄唇。
全场的嘈杂声减小。
雷狮确实没料到你首先打出直球,刚想张开嘴回咬,你又退出战局。
撩玩就跑?
“吃了我的包子,就是我的人啦!”
全场寂静。
“好好好。”
雷狮遥看乐正绫笑得人仰马翻,又低头瞅瞅泪眼朦胧继续亲上来的你,觉得这波其实不亏。
“雷狮你是不是木头做的啊,再,再亲一个呀❤”你晕乎乎地想再亲亲嘴,但身高差和软软的沙发靠垫让你不小心咬到了他的耳朵。
“啊我累了,这次换你亲我啊❤唔唔——❤❤”
反正外星人用不着遵守法律,对吧?



















Ver.安迷修(乐正绫)

大小姐天天活力四射,但在亲吻的问题上意外的矜持。
你至今都只允许安迷修对你做吻手礼。
思来想去,你心底还是希望有更进一步的亲昵接触,就缺个合适的时机表达出来。
当你演唱完出道曲《Scarlet Drop》后,安迷修忽然上前抱住了你,请求你闭上眼睛。
你以为他要吻你的唇。
骑士先生的吻落在眼皮上,厮磨一阵后舌尖探出飞快地扫了一下。
“记住了,你鲜艳的红色。”
耳边是他如往常一般的温和声线与你的剧烈心跳。



















Ver.格瑞(言和)

你们都不是擅长用肢体表达喜爱之意的存在。
金常常调侃你是第二个格瑞,出于中性的外表,你没法反驳。
但老是受到阿绫和天依的冲击,饶是冷静如你也忍不下去了。
某一天你终于逮住了机会。那天,格瑞似乎是整理前一百名的资料太累,背靠椅子睡着了。
你酝酿了很久,最终只是亲亲他的鼻梁,便一溜烟儿红着脸躲到厨房去准备夜宵了。
啊啊,人生中第一次亲男孩子……你回味着那个男孩身上好闻的味道,手不自觉地抚上唇畔,又触电般缩回去,老老实实去做菜了。
不过,装睡的格瑞先生在你偷吻过后更没了睡意,他摘下手套碰碰鼻梁,嘴角上弯差点笑出声来。
头一次见到男孩子气的你落荒而逃呢。



















Ver.嘉德罗斯(星尘)

你很好奇亲吻的滋味。
听天依前辈说,这是两个相互喜欢的人因为想亲近对方而产生的行为,非常甜腻的感觉。
你歪头打量只比你高三厘米的嘉德罗斯,说不清楚这份感情究竟是探究,嫌弃,还是别的什么。
“吻我。”你鬼使神差地向他发出邀请,指指自己的嘴唇。
金发的孩子身形一僵,只是把围巾往上拉得更高,完美遮住了包子脸。
天晓得你平时是怎么用自己高次位面的能力犯规,处处欺负他,这会儿即使好心好意去撩他吧,人家也要怀疑一番你的目的……可哪个女孩子会拿自己的身体来玩笑?你气不打一处来,觉得他九年来灌输的知识绝对是豆腐渣,全是豆腐渣!
你伸手狠狠拽下围巾,把他弄得一个踉跄,然后伺机吻上他左眼下的小星星。
不可一世的王在挣扎片刻后,安静下来。
你悄悄用精神触手去探访他的感受。
……什么嘛,玛格丽特也做过这样的行为,你只是让他回想起那个弱小生灵留给他的悔恨情绪。
你泄气地松开手,头发亮起钴蓝色,引领着你去找天依前辈一诉郁闷。
这个吻太苦了,一点都不甜。
但你要是再稍稍停留一会儿,便能感应到金玫瑰般浓烈的惊讶和欢喜。





















Ver.银爵(墨清弦)

新一轮混沌中,你拨弄贝斯打节拍,和着银爵低沉悦耳的歌声。轻缓的歌声中,尽是抱怨和愤怒渲染的诅咒,实在难以想象他的家乡是被神抛弃到何种程度,才让童谣都染上烈火。
你感受到寒意打了个喷嚏,弹奏终止。
“低血压就别逞强了。”
一弦青瞬间叛变组织从你手中溜走,用自己的花瓣讨好地蹭着银爵的脸。
这年头,连专属的音乐精灵都不听你的话了。你不禁翻个白眼,大家闺秀的气质荡然无存。
【好可惜,没法和你一起唱。】
你艰难地在银爵手心里书写凹凸文字,顺便扯回黏在他身上的一弦青。
宠物在某种程度上也反应了主人的心态。
“该惋惜的是我,当初怎么没把你推出去。”
你愣住了。你快忘了那时怎样决绝地跟着他被小黑洞捕获,现今你是只有相依为命的安心,却忽略了他的追悔莫及。
这条路是看不到光明的。
【我不怕。】
你遵从内心的意志抱住银爵,清浅的吻落在他僵硬的嘴角。
你算是首次目睹了前大赛第三的惊诧,又开心地多亲了几下。
天啊,他居然脸红了,比天依还容易害羞哎。




















Ver.卡米尔(心华)

雷狮海盗团里的洛天依加上你,差不多就可以改名叫雷狮合唱团了……毕竟两个超爱唱歌的小姑娘凑在一起,那就是天天开演唱会的节奏。
你今天准备搞一发大的。你看了看手边的凹凸词典,加紧了翻译词曲的动作。
“咚咚咚——”门不合时宜地被敲响。
你崩溃地甩下笔,蔫蔫地去把门打开。
“哇,是新品种的优酪乳耶!谢谢你!!”
你接过卡米尔手中的优酪乳,感觉自己满血原地复活了。
“翻译又到瓶颈了?我看看。”
你赶紧牵着卡米尔的手让他进来,正头痛呢,救星就及时抵达战场啦。
“这个词汇在雷王星上已经很少用了,以前多半用于祭典誓词,寓意祛除病邪……”
你心不在焉地捣鼓优酪乳,咬着勺子,盯着少年蔚蓝色的眼眸,想象自己徜徉在这片广阔海洋中。难怪天依说很容易沉浸在雷狮的眼中……不愧是兄弟,眼睛同样深邃美丽。
“唔?”
卡米尔不知何时停下讲解,抬手蹭去你嘴角的一大块乳酪,你一看损失严重,着急地追逐过去,竟咬了他的手指。
呀,都给咬红了……
不过又没咬脸,怎么连颊都和围巾一样红了?




















Ver.金(战音)

自那次事故之后已成绝唱。
你一次又一次发动“觉醒之右眼”,没有用,即使有言和与洛天依两位前辈悉心指导,你也无法再次发声。
“停下停下!你的眼睛已经受不了啦!!”
往常好脾气的金发少年气急败坏地打断你,帽子都在慌忙向你跑来的过程中掉落了。
你保持沉默。你只有沉默。
而金最害怕你的沉默。
“这,这种事情急不得啊……”他嗫嚅着,轻轻地环抱住你,“我们一定能找到恢复的办法!一定!!”
语毕,他小心翼翼地亲亲你的额头,再次抱紧你。
泪水挣脱冻结的眼眶,汹涌澎湃。
【谢谢你,这么久以来忍受我的坏脾气】


















Ver.艾比(乐正龙牙)

你的日常,可以概括为被言和嘲讽身价十万,被亲妹妹阿绫吐槽变音狂魔,以及被小女朋友膜拜为好男人。
就算是不拘小节的你也觉得身心俱疲心力憔悴。
更憋屈的是,在女友和小舅子一起怼怪兽时,你只能召唤出呗辰,用鼓类乐器当打call棒喊666助威。
“亲爱哒,今天我的表现怎么样?”艾比蹦蹦跳跳地接近你,头顶红色的呆毛都快摇断了。
“不错。”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可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我要忍耐!!!你内心狂躁但表面沉稳地夸奖了她。
“那今天的奖励是什么呢?”
“是这个哦——啾咪——❤”
没错,你勇敢地和艾比亲嘴喽!
埃米看着原地爆炸升天的老姐,油然而生一种嫁出去的姐姐泼出去的水的错觉,往围观的南北组那边靠了靠,发现尾随的雷总和安哥后又往回缩了缩。
妈的,当单身狗不存在吗?!























Ver.凯莉(徵羽摩柯)

恭喜你们,搞事二人组正式出道!
在其他人忙着虐狗虐裁判球的时候,你们的关注点全在参赛选手或是Vsinger的黑历史上。
大赛论坛里的各类有关V家与大赛前几名的爱恨情仇的手书或MAD几乎都出自你的手笔,凯莉帮忙宣传造势。
你以为软糯的天依姐是怎么接受凶狠海盗设定的?你以为三烈斩打不出一个闷屁的格瑞是怎么追到高岭之花言和和的?你以为贯彻骑士道的安迷修是怎么被阿绫萌开窍的?你以为讨厌人造物的星尘大大是怎么喜欢骄傲的圣空星之王的?
诸如此类,全是你的功劳!你是世界第一助攻殿下,深藏功与名!
“摩柯,那群信鸽饿了,我先去投喂啦?”
凯莉摸摸你的头,往你嘴里塞了块棒棒糖,草莓味的。
就是老被当弟弟对待,你很苦恼。
等等,你确定间接接吻是弟弟能干的吗?
你害羞得把棒棒糖咬碎了。




































遁了遁了,我在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天依的“共鸣”完全可以开一万辆车,但我刹车了……最后再扯一句,憋打我QAQ

评论(31)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