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凹凸男你向单篇——地震

无关正在连载的中V女朋友系列,人设大致是男神们都是军官,前往灾区救援,已交往设定。这回真是前五吹!

为九寨沟的朋友们祈福!

话说,我前几天才从那边回来【惊恐.jpg】




















Ver.嘉德罗斯

你从未经历过这样的灾难。当屋顶塌陷时你本能地找到经常宣传的安全三角区,靠着桌角瑟瑟发抖……你运气不错,石块落下时恰好与桌角搭成一个三角形,反而稳稳地护住你不受剩余倒塌物的侵扰。
天色已是一片漆黑,加上周围的哭嚎不断和小幅度的余震,你心底的恐惧快要满溢爆发,但手腕上的一抹荧光平息了你的颤抖。
那是嘉德罗斯送你的生日礼物。当时你还嘲笑他买夜光手表的理由——他居然是怕你哪天夜里遭灾看不到路,你回嘴说自己命大运好挂不了。
没成想今日一语成谶。
你强忍着困意看时间。大概就30分钟,你开始听到有人激动地喊军队到了。
你努力地从石头缝里向外看,眼睛都给睁痛了,终于看到那人明朗的黄色背影。
“嘉德罗斯!!我在这儿!!!”
嘉德罗斯正在给手下分派救援任务,听到你的呼救后,猛地回头,看向你所在的那片废墟。
“不会吧老大,嫂子被埋进去了??”雷德扛着铁锹准备往你那拐,但嘉德罗斯回头就踢他一脚。
“哎呦——”
“去把你的任务完成!那个渣渣我亲自救!”
你看着他心急火燎地跟别人唇枪舌战,然后快速向你跑来。
“XXX(带入自己的名字)你受伤没有!!”
你耳朵都快震聋了,大抵是外面太吵他必须靠吼才能确保你听得到。
“我没事,连皮都没破!”你刚吼回去,就看见他做出吓人的举动——那双本就粗糙的手在硬生生地扒开钢筋水泥。
“你镐头呢??铁锹都没钱买啦??”你没好气地继续咆哮。
“那他妈别人急着用的啊!!”他的手在说话时都没停过,借着零星灯光,已能看见崩断的指甲盖和细细的血流。
“你他妈就不知道停下等别人的镐头吗!!”
“老子有那空闲都能徒手把你挖出来了!!”
伴随着仿佛永不停歇的争吵,嘉德罗斯的手每多出一道伤口,你的声音就多带上一份哽咽。
完全脱身时,你一跃而起,不顾被钢筋撕裂的裙摆扑进他怀里,放声痛哭。
“假的螺丝你就是个假人!!!你用手挖也不怕破伤风!!!你要是死了我怎么办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男人我有这么弱么……”
反正最后都好好的,更可喜可贺的是你俩还上了今日头条。



























Ver.格瑞

你茫然地站在体育馆的顶层,望着救援队来来回回驮运,有花花绿绿的物资,也有死尸和活人。而你刚刚失去唯一的父亲。那个憨厚老实的农村男人,和高学历的母亲在你出生三个月后离婚,又当爹又当妈地拉扯你长大,考上大学成家立业。
心脏就像被剖开揉烂又勉强塞回胸膛,每次跳动都是麻木的煎熬。你透过已经干涸的泪水看着这片废墟和人海,想不出活下去的意义。
“囡囡乖,听爸爸的话,活下去啊……”
你的一只脚迈出去,悬在几十米尘土飞扬的空气中,身体渐渐前倾,去感受翻涌的沙砾割裂皮肤的痛感,好证明你的存活。
后方猛然冲出一个人,把你重重地扑倒在地上,用身体死死扣住还想跳下体育馆高台的你。
“格瑞你放手!!!”你奋起挣扎,胳膊肘往外死命地捅,他只是闷哼一声,依旧不肯放松。
“我已经失去了一切啊!!!”
“你就放我走吧……”
“你还有我。”
还在嘶吼着想挣脱钳制的你愣住了。
“我只有你。”
理智回笼,你才想起九年前那场特大地震中,格瑞相依为命的母亲为保护格瑞,同样是深受重伤抢救无效而死亡。
背后的衣料缓缓濡湿。
察觉到你冷静下来,格瑞放松了管制,但依然抱着你,不许你回头看他。
你知道,那双紫水晶一样的眼眸现在肯定布满血丝——身为救援队队长的他必须身先士卒,去拯救更多像你的这样的人……
可你在干什么?难道他就不痛苦么?你为什么到头来还给他添乱?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回应你的,是略有湿润的唇印在耳后。
【我已承受不起任何人的离开,所以求求你,别离开我,好吗?】





















Ver.银爵

听到弟弟失踪消息的一瞬间,你整个人都崩溃了。
你跌坐在废墟上,身旁的银爵掐着你的腰,连拖带拽地把你放置在安全的营地中。
“我去找他。”
这一走就是三天。
在你快要放弃希望的时候,银爵真的牵着你的弟弟回来看你,不过腿上缠了一圈绷带。
“你这小瘪犊子尽到处乱溜!还害得你银爵哥哥受伤!”你哭叫着推搡弟弟。
“……”
“银爵,我允许你揍他!!”
“……”
“这会儿正缺药材,你怎么办啊……”
他不再保持沉默,上前拥抱你和你弟弟,拍拍你们的后背。
“你们都没事,真好。”
你破涕为笑,一人给了一个香吻。
“对呀,真好!”


























Ver.雷狮

雷狮的第43军团离你所在的灾区最近,理应是最快抵达的军队。
但这个最快也要两小时。
已经经历过大地震的你有条不紊地帮忙疏散人群,顺便整理物资,盘算着没水没电能撑过几天。
“咱们的子弟兵来啦!!!!”
你撕开泡面调料包的手一抖,看看手表,哎呦喂,才一小时,他们在那泥石流区和落石区是用飞的??
你加紧了泡面的速度。
雷狮这会儿照样没好好带军帽,头上痞里痞气地绑着五角星头巾,大手一挥那儿去一波人,再招招手这儿又添一波人。他自己也没闲着,扛着把电锯——被他起名叫雷神之锤,抬腿刚想跑。
你就端着滚烫的泡面冲到他面前了。
“夫人您哪凉快哪待着去啊,我有任务。”他一副哄小孩的架势,紫眸狭促地眯起来。
“别转移话题,”你把叉子塞到他手里,“平时这个时间段,你应该在撸串——这会儿你肯定没吃。”
“吃啦。”雷狮摸摸你的头。
“别逗我。”你嫌弃地挥开。
他转转眼珠,状似苦恼地挠挠下巴,下一刻却往你头上丢了片垃圾,自己迅速开溜。
“雷没船你个王八蛋——”亏他还了解你最讨厌有人弄你头发!!!
“哈哈哈哈哈哈媳妇儿我真吃过啦!!这个就是证据!!”罪魁祸首留下一串杠铃般的笑声。
你气愤地拽下垃圾,刚想来个远距离素质十八连,在看清楚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噤声了。
压缩饼干的包装袋。
难怪看他嘴唇有点干裂……话说回来,这玩意儿能管饱么?
你顿时有些心疼他,转念又想起去年支援另一个灾区,他接受采访时说的话。
“我不许他们喝水吃东西——那都是留给灾民的,咱们啃啃饼干就能饱。”
真是可爱的人呐。
































Ver.安迷修

电视里传出某某地区发生7.0级地震的时候,你心里咯噔一下。
那不是安迷修服役的地方吗?
“妈妈,爸爸是不是就在那个地方上班?”小小安指着评论员身后的废墟,睁大翡翠色的眼睛,期待地望着你。
“……是呀,爸爸正在那里救人,救好多好多像你这样的小朋友。”
“哇,爸爸好厉害!!!”
“等他回来,我们就去迪士尼乐园,好好犒劳他。”
“好!!!”
安迷修的愿望很简单,就是服役期满后带着妻儿去一趟儿时回忆中的乐园,共享天伦之乐。
可惜此去经年,终成遗愿。
你看着黑压压一群人托着棺木从飞机上走下来,鲜艳的国旗覆盖着曾经青春美好的躯体,即将送入故土。
“让我看他最后一眼。”你格外冷静地冲进包围圈。
众人将棺椁交与你和家人。
为什么……这么轻?
“他们不让说,但我觉得不该瞒着你……安迷修和他的队友用身体搭了一座人力桥帮忙输送物资,在送走一批物资后由于连续高强度工作体力不支,断后的他……被激流冲走……死无全尸……捕捞队没能找回他的任何尸骨。”丹尼尔是这么跟你解释的。
骑士最终践行了他的骑士道,却抛下了他的公主。
三年后。
你手捧纯白铃兰,牵着小小安来到一座新建成的桥梁上。
告示牌写着:“此桥名为安和桥,为纪念在此沉眠的两万余同胞,请勿大声喧哗。”
小小安不解地看着你抛下铃兰——那是安迷修向你求婚时用过的花束,雪白的花瓣纷纷扬扬投身碧绿湖水,恍若谁的泪水滴落思念之人的眼眸。
“这么做……爸爸会看到吗?”
“会,一定会。”
你不假思索地回答,泪水却早已模糊视界。
最后的最后,你牵着小小安,沿来路,毫无留恋地踏上归途。
【我会连同你的那份希望,和孩子一起生活下去。】








































深夜修仙!!深夜祈福!!

评论(34)

热度(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