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卡米尔×你单篇——真心为你

梨米小可爱的点文 @梨米_可能是个假的凯吹

校园paro,已交往设定,专业知识不足请见谅,女主性格很清奇,看到最后有惊喜……吧……

我流OOC,不讲相声,可能偏意识流,出现有病观点和过激描写???《船歌》选自《霍夫曼的故事》。




























承蒙你出现,够我欢喜好几年。




1.

你最终意识到,你真的很喜欢卡米尔。












2.

青春应该是什么样子?是堆成山河湖海的习题资料,是纯白衬衫与连衣裙热裤的狂欢,是丹蔻兰指间的攀比,是艳艳无尽的夏日,是二点五次元中的平衡木,还是将那些复杂心情统统丢到星辰大海发酵成廉价泡菜的平庸桥段?
大部分人的碌碌无为,小部分人的光辉灿烂,这世界就这么不公平。
所以当卡米尔向你发出那暧昧的邀请时,你的不真实感更加浓重,像是你已经做了半个月的值日却没有人发出异议,你自己都快顺其自然,可总有那么点违和感刺激脆弱的神经,哀求你快从梦中清醒。
“陪我去爱达乐吧,校门口左拐那家。”
少年白皙的手向你伸出,骨节分明,可你记得那里本由一只手套覆盖,露出半指的样子,弯出可以扼杀呼吸的柔软弧度。
好呀。
指尖相触的温暖让所有感官变得迟钝,你觉得自己灵魂出窍化为蝴蝶葬身于他眼中的海洋,晕晕乎乎便跟着他走出教室,连监控探头似乎都因为这份依恋选择罢工。
今天店里的人有点多,黑发蓝眼的少年牵着你的力度刚好能束缚你但又不疼。卡米尔熟练地带你穿梭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像是排练过很多次。
“听说这店今日免费,你看看有没有你喜欢的。”柜橱里琳琅满目的漂亮甜品,配合他的灿烂笑容,整个世界充斥着甜腻的味道。
“想要这个?”卡米尔塞来一个葡萄味的手指饼干——你的目光自进店就黏在上面没走过。
还有这个?你突然扑向他怀中,手臂穿过他的腋下,勾到一袋黄桃夹心的毛毛虫。
啊,蓝眼睛变成小月牙了。
卡米尔接过心仪的点心,摸摸你的头,故意用教训的语气说:“别闹。”
然后你们手牵手大大方方走出店铺——已经说过今天是免费日哦。












3.

表白时没有惊喜,没有意外。一切顺理成章,是早就编排好的会分开的相交线,不过你不清楚具体在哪个象限哪根数轴哪个方程式里结束。
“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少年的笑容在这个永远是夏日的空间明亮如昼。海洋淹没晚霞的问候,跳出极光的追击,翻涌到你身边。
真是温柔的人呐,但你确定喜欢我吗?
“是的,我喜欢你。”
这样的我值得吗?
“值得。”
尽是好听的话啊。
“只说给你听。”
卡米尔一点一点挪动,往日冷静果敢的形象全部丢失。他在迫不及待地靠近你,马上就会突破学校规定的五十厘米壁垒。
啪嗒,什么东西碎掉了。
他的手覆上面颊,他的唇印在嘴角。你看着扑闪飞舞的鸦羽掩盖了海蓝,没有选择和他一起闭上眼睛感受此刻的美妙——你的余光瞟到角落里的东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
为什么麦冬在盛夏开花?















4.

你重拾钢琴纯粹是因为卡米尔。
二十周年校庆上,雷狮海盗团表演了《夜空中最亮的星》,卡米尔是键盘手,在随后的个人秀中他又用电钢琴演奏一曲《船歌》。你听出是舒缓的6/8拍子,连绵的琶音不难使人想象出威尼斯的夜色,荡漾在月光下的小舟。
周三下午音乐教室开放,你偷偷溜到这儿,见四下无人,便堂而皇之地坐在教师专用的钢琴面前。
叮叮咚咚,哆来咪发嗦。
“我记得你是学小提琴的。”卡米尔靠在门口挑起眉看你,手上提着你丢在教室的小提琴,而身旁的表哥雷狮笑嘻嘻地揽住其他两名队员,说着“不打扰你们啊”就撤离了战场。
嘶,略尴尬。
乐队要排练?对不起,我现在就……
“会拉《克罗地亚狂想曲》吗?你初中毕业时拉过,没忘吧?”
洗衣皂的清香扑面而来,你手足无措地看他落座,而他顺其自然递给你小提琴。
少年的手指颀长有力,指下的十六分音符跨越在两个八度之间,初始宛如林间飞鸟,后期却仿佛几万匹马驰骋原野;少女的弓弦好似利箭穿插,先是缓慢而冗长的低音,然后逐渐加速演变为和弦夺取主旋律,在与钢琴协奏时灵活转换成短促急切的八度音阶。一曲终了,最后一个低音狠狠砸到琴键上,弓弦也戛然而止,徒留浑厚的尾音。
久久留在铿锵余韵中,你恍惚间被卡米尔卸下弓弦和小提琴,额头烙上一吻。
“合奏愉快。”














5.

你们没经历过小三,没经历过家长学校的强拆鸳鸯,但逃不过两情相悦时的结合。
你们怎么不带本体?耳鼻喉都快呛死在一片小米辣和胡椒粉的包围中,你气愤地抛出一句。
“嗯?”卡米尔眨巴着泪眼看向你——他也被大排档的乌烟瘴气折腾到了。
你的红色围巾,带禁止通行符号的那个,还有你表哥的星星头巾!
“人怕出名猪怕壮,”雷狮从埋头苦干的烤串中分神回答你,“而且这是夏天,弟媳,咱中二总有个限度。”
之后不知是谁先发起的劝酒,连还未成年的卡米尔和你都被或多或少灌了点啤酒,大家就一言不合开始畅所欲言。
“大哥……我、我们要保存实力……”
“我呸——就那点学分,让安迷修扣去吧,有本事他全扣完啊、嗝!”
“对对对!老大说的对!!”
“我也认同傻狗的看法。”
酒精的麻痹反而让你愈发清醒,不对不对,这里保存实力好像不是这个意思……
“嗝,嗝!这小子交给你了!”付过钱后,雷狮豪爽地手一挥,拖走狐朋狗友,把自家表弟留给你。
“去你家。”麦芽味的吻落在耳边,少年往日清澈的声线灼热沙哑,几乎烫伤你的耳膜。
回到家,两人心照不宣地冲着床倒下。
他吻你的眉,吻你的眼,吻你的心。顺从原始本能让喜爱的河流延续全身,指尖携燎原之火掠过所有隐秘,水乳交融的喘息不知撩动谁的瞳孔中的念想,极致的欢愉下一口吞掉布满费洛蒙的苹果,闭塞的心扉就此贯通,不分你我。
啊啊,这样就满足了?
“不,永远不会满足,我们都是贪心的家伙。”
可这做法对吗?
“无比正确,心与身想要重新合为一体,这是自子宫就已形成的定律。”
要溺死了。
“我也是。”













6.

没由来的即将分离的恐惧攥紧心脏。
“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你轻轻走到少年身边。
卡米尔垂着头,盯着桌面能盯出一朵花,但就是不去看你。
那么,什么都不要做,不要再来我这里。
“谁都不会理解我,只有你”
你也没去理解过他们,包括我。
“卡米尔,爱我吧。”
你只会伤害我。
“可这非你不可。”
你胡说。
“爱我吧。”
谁都可以这么做吧?
“爱我吧。”
因为那些优秀的人在你看来是如此恐怖可怕面目全非的,你无法接近他们,所以只能逃到我这里。
“爱我吧。”
你以为这样自己就不会再受到伤害。
“爱我吧。”
其实你根本不可能喜欢别人。
少年平静地站起身,朝你的胸口推搡,指尖无意触摸黑色发丝仍是柔顺,海面却再无波澜。
“爱我吧。”
你以为只有你孤独。
“爱我吧。”
而且你对于这样的自己,根本没有喜欢的感觉。
男孩子的力气普遍超过女孩子,他的力道没有丝毫减弱,桌上的咖啡机连带着推翻倾倒,泼溅出斑驳泪痕,背部火辣辣地疼。
真悲哀啊。
“爱我吧……求求你们……无论谁都好……”
“爱我吧!!”你不服输地掀翻桌椅,他冷眼旁观,“不要让我孤单!!不要抛弃我!!不要不爱我!!!”
不要。他唇畔的口型让你瞬间崩溃。
身体的力量在那一刻爆发,你扑倒卡米尔,直视他眼中空旷的大海。玲珑纤细的五指狠狠扼住他的脖颈,动脉就在你手下微微搏动,温热手掌一如往常抚弄你的面颊,而他睁大的眼瞳中,什么都没有。
什么都没有。
“感觉真糟糕啊。”



















7.

空调吹送20度的冷风,你一下鲤鱼打挺从被窝中钻出,身后的床铺印出人形水渍。
“明明自己被爱着,却无法相信么?”
所以一味逃避,在自己受伤之前拒绝整个世界。
你茫然地掀开被子,打了个喷嚏,揉揉惺忪睡眼,摇摇晃晃走到洗漱台。
床边的书桌上摆着一家三口的合照,但爸爸妈妈的位置被你涂黑,而它周围堆满手办海报,形成合围之势马上就会吞并,但可疑的空隙阻止了进攻。
你回到书桌,瘫在座位上只想做一尾咸鱼,电脑上的信号音却响个不停。
呦西,今天也要好好嫖卡米尔!
你打起精神,点开文档,输入新的开端与未来。
再见。

































能看到结尾的都是好宝宝❤写完这个觉得自己是假的写手,感觉要掉粉……评论区来交流啊,我埋了那么多东西你们挖出来多少?????

评论(8)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