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凹凸群像企划——道别在今日

这是一个理解注定消亡的宿命后,却永远新生的故事。





印象曲☞More than Words——坂本真绫

搞事专用曲☞Mind Fuck——祖娅纳惜

战斗印象曲☞Empire of Angels——Thomas Bergersen

伦理专用曲☞战——燕池

恋爱专用曲☞East of Eden——Zella Day




EVA——《新世纪福音战士》设定,主要是没胆子自己动笔【也没那么多阅历和优秀的文笔】,期待有很多太太带伊甸崽子玩耍,无论是谁都可以,单纯的组合或者cp随你爱好,想怎么玩死人就怎么玩死人……



高亮!!!!!!!正剧结局金独活,番外里随便玩耍啦……



多亏凌霄霄鼓励我,不然我的设定就死在肚子里了……有引用,侵权删……


































导语:

“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

“神若亡你,与你何干?”

“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

“世界对谁都公平得残酷,你别想一成不变。”

“我已经习惯视而不见了。”

“听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情人?”

“七天创世,自然也可以七天灭世。”

说实话,这个世界很糟糕,糟糕透顶,它超出你能想象的糟糕,说它是泥潭火山都是夸奖。

在这里相信神明是没有用的,毕竟它不是用来祈愿的——它以恐惧为精神食粮,以罪孽为生长温床,以灭绝为玩乐手段。

存活,就是反抗的信号。

死亡,绝不等同于救赎。

喂,反正每天都有可能是末日,不如加入我们的狂欢吧?保准你不想活着,也不敢去死。





















主题设定:【章节内分节自定啦】



旧约★尔识真理——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只想永远的离开。

Ⅰ娑罗双树:谎言重复一千次就变成真理,所以,现实也是这样诞生的。

Ⅱ面壁思过:犹如遗忘的过去,历史将会延续。

Ⅲ掌上明珠:好看的皮囊怎会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也非万里挑一。

Ⅳ胡桃夹子:正在直登天堂,正在堕入地狱。

Ⅴ口诛笔伐:循环往复,面向黑暗。你们是如何照常说出“一切安好”的?

Ⅵ坐山观虎:坠地之鸟顾影自怜,急盼风起以了夙愿。

Ⅶ欲盖弥彰:你笑得欺神骗鬼活色生香,好一派纯良模样,还真以为自己活成了个善人,眼底见不到绝望。

Ⅸ庄周梦蝶:回头看,你是谁?回头看,你是我。

Ⅹ在水一方:是因为太想获得幸福,所以遭此报应?




新约★真理释尔——岂不知我们要审判天使么?岂不知圣徒要审判世界么?


Ⅰ神爱世人:若说贡献,教会人类采摘桂冠偷食果实算不算?

Ⅱ对症下药:要将情人一口吞下,还要显得温文尔雅。

Ⅲ万伊代延:最操蛋的每天,最可怕的梦。

Ⅳ安得广厦:欣赏过繁花似锦,就必须承受暗无天日。

Ⅴ自言自语:我愿聆听任何声音,只要不是我的回声。

Ⅵ海市蜃音:沉默有没有强大到可以将世界送回源头?

Ⅶ图兰朵特:身体里的铁,只够打一枚钢钉,留给我漂泊一世的灵魂,就钉在爱人心上。

Ⅸ子午大道:万物皆虚,万事皆允。

Ⅹ岁月成碑:所有活着的人,也只是闭着嘴、关上心扉,涉泥沼,穿丛莽,不断往前走。






















年代设定与科技设定:以2012年世界末日为基准——即第二次冲击,第一次冲击大致发生在6500万年前左右恐龙大面积灭绝时期。暗线时间请个人推断,主线故事开始于2030年【人物年龄就此时间反推】。科技程度与原作等同甚至更高。





















地理位置设定:沿用原作星球,不过大家全部在凹凸星球上学习、工作、生活。































人物设定《不完整版》:【世界观请自行百科,我语早死根本解释概括不了那些玄幻的玩意儿……什么使徒什么NERV组织什么死海文书什么人类补完计划,求求你们自己去查……】






七爷:??岁,信息有待考证。NERV司令官,“人类补完计划”与EVA研究计划的负责人,也是最先提出由使徒改造人形作战兵器的疯子。神隐中,喜欢电话通讯下达命令,没事还用电话骚扰基地人员,称他们为“我的孩子”。声音听起来是个活力四射的青年,会讲冷笑话,玩梗一流。
“我的孩子,前人的来路终会成为我们的归途。”




丹尼尔:45岁,NERV副司令,经常代替不知跑到哪里浪的司令官七爷发号施令。会笑眯眯地说出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表面看起来很温柔但命令士兵殊死战斗时毫不留情,像是一台精密工作的仪器。日常头疼某几位热衷干架的驾驶员,面对崖月或金的时候才有一点身为人类的感觉。曾经是金的姐姐——秋的导师兼忘年之交。据说他曾经有一头黑发,出于不明原因现在满头白发。穿带星星的白大褂,老被误认为基地医生。
“正面遭遇使徒?那么,试着活下来吧。”




秋:1994-??,自2019年彻底失联。EVA计划创始人,提出人造人理论的先驱者。活泼健谈的女孩,金同父异母的姐姐,受丹尼尔的影响启发开创泛用人形作战兵器的课题。对外宣称在2012年研究使徒亚当时,NERV基地遭遇不明势力偷袭而失踪。
“金,一定要活下去哦。”




崖月:15岁,就读于芙蕾雅高中三年七班,零号机专属驾驶员,第一适格者。金发绿瞳、身材高挑的女神外表,但金发尾端渐变为黑色,喜欢梳双马尾,初次见面时就被误认成秋。腹黑毒舌,得理不饶人,刀子嘴豆腐心,嫌弃金并且觉得他老是拖后腿。常服是抹胸加一件白衬衫,普蓝色长裙。
“要是又搞混的话,我就让你自由飞翔。”




小黑洞:NERV基地人工智能。专门和丹尼尔对着干,日常偷窥金的终端信息。极其富有情感,让人不禁怀疑是否违反机器人三大定律。
“来陪人家玩嘛~~~”




金:18岁,登格鲁星转学生并且与崖月同班,EVA初号机驾驶员。看起来超好相处而且很元气,自来熟,思维跳脱,信任一个人时就算被伤害也能理解并原谅他。原本来凹凸星球找姐姐,最后被丹尼尔忽悠进NERV愉快玩耍。运动服爱好者。
“教教我嘛,我是新来的啦!”




紫堂幻:19岁,和金、崖月同班,由紫堂家族举荐为二号机驾驶员。金初见他时误认他是女孩子,内向而腼腆,害怕与人沟通(其实说白了就是语早死)。与懦弱的外表不符,他拥有很坚强的意志,既会听从其他建议,又能结合自身状况做出准确判断。丹尼尔称赞他会是下一个“雷狮”。基地里唯一一个好好穿工作服的家伙。
“听起来很棒啊,不过,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紫堂林:20岁,于2029年与使徒霰天使同归于尽。二号机曾经是双人驾驶模式时,与陆配合默契,堪称使徒杀手。比陆晚几小时出生而已。典型的大男子主义,不拘小节,嘴上讨厌紫堂幻这个废物弟弟,暗地里有点小期待废物弟弟来到NERV玩。
“切,他能干什么?”




紫堂陆:20岁,自林死亡后不再驾驶二号机从而退居二线研究。沉默寡言,会主动指导幻如何更好地驾驭二号机,严厉到不近人情,不过赏罚分明。研究工作上丝毫不逊色于专业出身的安迷修。喜欢穿风衣。
“错了,重来,练不会就别吃饭。”




凯莉:30岁,NERV特务机关本部战术作战部作战局局长,也是部分驾驶员的直属上司。有一颗不老的少女心,利己主义,开销大,经费零头变动时丹尼尔就知道她肯定又在买买买了。体术达人,爱好与安莉洁互怼,擅长阴招损招,为与SEELE明争暗斗的胜利做出许多贡献。着装看起来颇具少女心,超短裙是必备。
“无聊,我凭什么帮你?是吃你家米了还是喝你家水了?”




鬼狐天冲:31岁,双面间谍,既是NERV特殊监察部部长,也是SEELE的调查部部员。笑面虎,十句话里有九句半是骗人的,剩下半句话是逗你玩的。狡猾成性,不过对于感兴趣或放在心上的人,稍微有点宠他们。与凯莉是兄妹,第二次冲击前二人关系不错,之后却迅速反转水火不容。西装革履,人模狐样。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爱你。”




安莉洁:28岁,NERV特务机关本部战术作战部作战局成员,管理一部分驾驶员。擅长近战,凯莉发布命令时必然要跟她抬杠,曾经是同学也不给面子。心思细腻,温和有礼,知心大姐姐,工作时一丝不苟,生活上却迷糊得很,把盐当糖是常有的事。对于波西米亚长裙爱不释手。
“哎,这个味精不能放吗?”




嘉德罗斯:对外宣称19岁,实际是圣空星已诞生9年的生化人,三号机专属驾驶员,隶属NERV还是SEELE尚不明朗。在之前圣空星似乎研发过一个与嘉德罗斯相似的人造人,同样尝试过驾驶三号机,至今下落不明。自傲,目中无人,只认可格瑞并好奇对方为何屈居于二线研究。很早就认识雷狮。起初和金、凯莉、紫堂幻一众见面就要撕逼,后期逐渐好转,但仍然有点看不起这些所谓的“普通人”。偏爱长袖衫。
“果然是个渣渣,还在睡觉。”




格瑞:19岁,NERV技术开发部门人员,曾有过驾驶初号机与使徒水天使对战的经验。表面上难以接近,其实……熟悉后很能侃,潜在的段子手。超能打,经常被嘉德罗斯骚扰追问不驾驶EVA的原因,仿佛知道一些有关于初号机的小秘密。代替秋照顾日常犯傻气的金。休闲装居多,夹克衫是衣柜常客。
“你早完成了的话,至于坟头草长两米高么?”




银爵:29岁,NERV特殊监察部成员,负责监听所有驾驶员甚至本部成员。平常基本见不到人影,习惯窝在工作室内,隐藏的死宅,和本部的维德算是志同道合。人狠话不多,讲到high点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工作服可以穿三年。
“哼,我也有限量版。”




雷狮:18岁,芙蕾雅高中三年六班,被雷王星送到NERV作为第4适格者,与卡米尔共同驾驶四号机,被称为新的使徒杀手。与使徒雷天使的对战使他一战成名,获封“雷神”的称号。阵营立场不明。曾用名布伦达,但此名使用期间行踪成迷。性格难以捉摸(虽然礼数周全),毕竟身为王位继承人,又是除崖月之外与EVA系列同步率最高的存在。对于公平公正有着非常扭曲的认知,认为强者才有资格享用现世的一切,弱者应该统统去死。对于太空又爱又恨,小时候的愿望是当宇航员。内心总有一块柔软地方装着卡米尔。他曾邀请(挑衅)过安迷修一起驾驶五号机(当时卡米尔还没康复无法驾驶),后者欣然接受而且表现出色,让他对于弱者有了新的定义。长年是牛仔裤搭各种衣服,所以扔到烧烤摊就认不出是雷皇三少。
“初次见面呢鶸使徒,那就……请你去死吧。”




卡米尔:15岁,与雷狮同班,五号机驾驶员之一。比起战斗更爱决策。雷王星皇室分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家族出身,初来乍到时被戏称是“陪嫁”,后来用实力(以及雷狮请那最开始说这个外号的人喝茶)让所有人不敢再提这个外号。职业原是正儿八经的军部少校,算是被雷狮硬拖下水的。明面上跟雷狮是下级与上级的关系,私底下特别黏人。常常是衬衫外面再套件针织衫,暖系邻家大哥哥。
“感谢您的意见,我会采纳的。”




安迷修:30岁,NERV技术开发部门首席人员。2019年驾驶五号机与使徒夜天使战斗时差点机毁人亡,所幸机体即将报废时干掉了使徒,只是导致右臂肌腱受伤,退居二线研究。至今可以稍有动作但无法握笔,所以是个后天的左撇子。本来就是研究人员,不过因为某一次同步率测试中被七爷相中,被迫改行。温润儒雅,最初金不适应NERV基地的环境时,是他把金开导回那种元气满满的样子。对所有人都是温柔体贴的疏离,讨厌肢体接触。近期在追求艾比小姐。意外的和鬼狐关系很好,称其鬼狐先生,也与其做过什么交易。目前对于雷狮呈现一种欣赏的态度,就算对方没事找他打架,他也从容应战。排斥有拉链的外套,所以运动款套头衫是常备。
“我们不应该忽略原石的价值。”




帕洛斯:17岁,作为污点证人加入NERV特殊监察部,劣迹斑斑但鬼狐指名要他加入本部。无父无母,对世事漠不关心,骗徒本性比鬼狐还难对付。暗中勾结SEELE进行着不可告人的计划,忠心度严重不足可鬼狐依旧把重要文件交给他……大概没人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短袖加短裤,清纯的很……
“可以放心交给我啊?那真是太好了。”




佩利:16岁,与雷狮同班,应该就是普通学生。消极主义与实力至上主义的诡异结合,根本没有道德观念能却顺利毕业。只是偶尔打架,但一开打就要死人。常年校服,显得很温良无害。
“雷哥,能带我混吗?虽然我小,但我敢砍人。”




蒙特祖玛:22岁,驻守NERV基地与禁区中央教条的特种兵。圣空星渗透到NERV的人员。




雷德:23岁,驻守NERV基地与禁区中央教条的特种兵。圣空星渗透到NERV的人员。




神近耀:??岁,作为难得一见的人形使徒加入NERV,因其目的不明而被高密度监视中。金一直声称此人是儿时玩伴,但登格鲁星上查无此人。不会说话,只能通过手势或无线电传达信息。与亚当和莉莉丝有些微妙的联系,他到来时,莉莉丝腹部出现妊娠现象但随后消失。只穿黑色连体紧身衣。




莱娜:23岁,NERV特殊监察部人员,鬼狐的得力干将。相信鬼狐下达的所有命令,但不会相信除此之外的任何话语。面冷心热,很能体察他人情绪。领巾套裙丝袜高跟鞋,一样也不能少。
“明白了,我会努力完成任务。”




艾比:24岁,NERV特务机关本部战术作战部作战局成员。擅长远程狙击。大大咧咧没女孩子的样子,痴迷于金,对于安迷修的求爱基本上就是一拳头就能解决的事。适合蓬蓬裙,但死活不肯穿,作战服会把长裤换成短裤。
“又来吃我一拳?安迷修你脑子被马踢了?说多少次了我喜欢的是金!!”




埃米:22岁,NERV特务机关本部战术作战部作战局成员。近战扛把子,虽然身材看上去瘦弱。每天心累,照顾犯花痴的老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暗恋安莉洁,正在考虑买一条波西米亚长裙讨女神欢心。从来不穿制服外套,一件白背心就搞定出门了。
“她才不是我老姐……她是假的,假的……我不认识她……”




七神使:SEELE创始人总称,原与NERV同属一个机构,后期因为思想理念与政治意见不合而分列出去。通常只以声音的形式出现,计划一部分与NERV的设想重合,算是殊途同归。































































标题差点撞了……有人理我吗……

评论(1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