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百姓饭足言皆彩。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凛冬职业卖瓜的季节

最傻逼repo参上……告诉你们什么叫证件照……五体投地望冬爹不嫌弃……



我是来分享买书后的两个智障事件……书的内容大家都知道的嘛……我,我我就不说了,毕竟我组织不好语言……
















事件一:快递小哥的短信

说实话,没抢到特典还是有点小忧伤。

所幸瞅一眼店铺的位置,乐山,嗯,这真是极好的,绵阳欢迎你。

然后,我想表达,缘,妙不可言。

立冬那天收到啦,《凛冬季节》,超应景!学校之前一直阴雨绵绵的,当天竟出了个大太阳以表神仙临世的激动之情。“忽如一夜春风来”绝不是瞎扯淡,那天简直温暖到想穿个短袖出去蹦哒……

下午四点,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校门卫室,门外边躺了一地大大小小的包裹。扫荡三四遍,没有,我冷静地回到教室,而在我踏入教室门的那一刻,短信通知快递到了。

那一刻的心情,堪比假的打call里雷总刚定位好安哥,抵达地点后却找不到人的愤慨。

神奇的是,我又找了三圈(可能是眼瞎),依旧啥都没有。我心想:不会是填姓名填成雷狮后遭报应了???狮哥我错了我下一次填你媳妇儿的名字???

再次冷静一下,我帮其他同学看快递,几乎把我们班的所有快递找到了,颓废之余准备去操场晃几圈……结果,将要离开的那一瞬间,我,瞅到了用姨妈红水笔标注的“雷狮”两个大字。

赞美上帝!!!(虽然我不信他……)

于此,我想到冬爹辛辛苦苦让雷安在这篇文里好好过日子了,下一篇又让他们生离死别……

我是不是太伤春悲秋了???(这叫脑洞过大)

我高兴地以江南style的姿势奔回教室拆包裹,班主任则一脸懵逼看我从她身边蹦过去,那眼神仿佛在说:教书救不了国人。

总之,缘,妙不可言。

顺便再赞美一下自己加戏的印场,米花糖好吃!!!















事件二:雷安惨遭变性

但凡我买了什么书,谭敬婷绝对是第一个凑过来主动帮忙拆包装的。

“锅子(四川方言:哥,等同于哥老关),你又买哈子(四川方言:什么)哎?”短发的女孩凑过来,手脚麻利地拆了快递包。

说个题外话。谭敬婷这姑娘,天生就有性别认知障碍(当初我头发剪短了点,就把我认成艺术系男生了……),连带着对于他她它都有点分不清,而且记性超差,比我还容易过度脑补。哦,外号是她根据自己的特性起的,本人确实也姓谭,老福特的账号也是这个名字,她应该没忘账号……吧……

作为第一个在我大九州深交的朋友,我们可谓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班里唯二和我萌点相似的姑娘,其他女生在为迪丽热巴鹿晗关晓彤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我们正愉快友好地给对方互喂安利。她喂我法鲨一美,我喂她雷狮安迷修,其乐融融岂不快哉?

就是偶尔把耽美文看成百合文,让我颇为汗颜。

“哇,小姐姐!”

等等,你刚擦了眼药水带上了眼镜还这效果?

“蓝披风的小姐姐好帅哦!”

木爹画的披风也能误导你?我今天涨见识了。

她看本子有个坏毛病,先捡短的章节看,再看长的,鬼晓得她怎么阅读理解长篇小说的。

所以谭敬婷翻过《蝴蝶海后续》《逆流河》《白银岛》之后,感慨道:“现在儿童文学居然这么感人,还是两个小姐姐的故事,我都想重新订阅《儿童文学》了。”

无言以对×1

看到《假的花吐》《假的打call》《假的皇骑》《假的龙骑》时,她眼神微妙地指着某加粗字体:“儿童文学可以写姿势?吐床?船长夫人?怎么过审核的?”

无言以对×2

读了《蝴蝶海》《假的人鱼》《假的流星》后,她彻底晕菜,目光炯炯地盯着我说:“我原以为作者是冰心,如今看来,是雨果啊?!儿童文学靠死(四川方言:就是,简直)有毒哦?!”

无言以对×3

我露出老母亲般的笑容:“你个哈儿(四川方言:傻子),才晓得喃。老子啥时候说得这是儿童文学?”

她脱口而出一句妈卖批。

“而且,是两个锅子,拉蛮(四川方言:怎么)是女的?你恩四(四川方言:真是)老毛病犯喽。儿童文学这样写会嘿(四川方言:吓)死人滴。”

她眼神死,低头去扣外封上的两只龙。

“小姐姐,小姐姐,小姐姐个锤子!你爪仔(四川方言:干啥)嘞,莫切(四川方言:去)扣喽!你晓不晓得你还写过这俩锅子?”

“我现在有点打老寇(四川方言:脑子有点不好使了),你摸索话(四川方言:别说话)。”

我静静地盯到谭敬婷,她翻来手机瞄了一眼老福特,瞄了眼百度,瞄了眼b站,最后瞄了眼内封上摆po超帅的雷安,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哦”。

“我看你,雀儿巴似(四川方言:确实)需要脏(四川方言:捶)两哈(四川方言:两下)老寇!”

“莫麦(四川方言:不要)。”

“书还给我!”

“莫麦。”

“你个哈麻批,快点!我还没看喃!”

“莫麦,马上看完。”

“鬼才信你!”

阅读整本之后(还偷偷视奸了一下lof),谭敬婷深刻地对童话写手的定义产生了怀疑。

然后,至今,她,还,没还我书??!!



好了,我的相声讲完了,祝屏幕前的各位身体健康!

再见!

评论(12)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