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百姓饭足言皆彩。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雷安——午时已到

BGM:夏天的风——刘瑞琦☞为什么你不在,为什么你不回来?



现代学院,早恋,狗血,青梅竹马,少不更事,十年之约。安迷修自述视角,而“你”是一个从来没谈过恋爱的傻姑娘,恰巧是他的好朋友和倾听者。



OOC在所难免,我会尽力避免,我只想写他们自欺欺人的模样。真人真事改编,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各位新年快乐!











































【意】


小姐,能给我一张纸巾吗?

谢谢。

嗯?我、我还好啦,没事的,脑瘤分早期的晚期的恶性的良性的……我没事,我没事,一切确实不会变得更糟糕啦。

主要是我发微信、QQ、短信,打电话,他都没回我,我比较担心他,虽然我觉得他肯定不会轻生……

他是谁?啊……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很好的朋友。

回到刚才那个问题,你觉得我,回去后该怎么面对他?旁观者清,我想问问你的意见。

等等,你鼻涕出来了,来,擤一下……以后记得穿厚点,别光要风度不要温度,冬天感冒不容易好。

第一条路?装作陌生人路过?

算了吧,抬头不见低头见,一句话不说是不可能的,而且这混蛋还威胁我,敢装不认识就弄我……不不不,我不是怕他!反正,反正就是……啊……懒得理他。

第二条路?继续做普通朋友?

绝不。该做的不该做的他全做了,谈不上遗忘,也谈不上原谅。

第三条路?彻底告别,远走他乡?

我舍不得,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除去他的回忆,还有那么多朋友,我舍不得。你舍得我么?舍不得?那就对喽?

有没有第四条路?

啥?碰瓷失忆?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真是,真是太可爱啦!这方法是很容易,但太不负责任,万一我把你们忘了,连我自己都忘了……这是没有意义的。

那么,你没辙了?

我?我早已无计可施。

我实在不清楚该用什么姿态去面对他……视而不见做不到,打照面也笑不出来,只想对准他的脸揍一拳。我最讨厌吃着碗里看到锅里的人,我离开后他可以找到更好的,他难道是智障吗,巴望我这种没好脾气没身材颜值没金钱权利的“三无产品”主动回来?

说实话,在下高攀不起他三少,很久以前就想离开他了。

我和他在一起多久了?那得看你从何算起。

不知道啊,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太久了吧,久到我快忘记我们相处过的年月……时间在他身上失去了意义,我以为那段时光只是课间打盹时做的美梦一场,而现在,梦醒了。

听着很矫情,对吧?这可是我真心话,毕竟硬要算的话,我已经和他认识了十八年……嗯不对,差三天才整整十八年。

啊走了走了,体育老师喊集合啦!

呃……下次再讲我和他的故事,我现在肚子有点疼想去厕所……








【耳】


今年好奇怪,大家都赶着跨年吵吵架闹分手,幸好我是在万圣节跟他掰了。

他简直要笑死我。各方面的。

昨年最后一天,我朋友都在和cp闹矛盾,每接一个电话,都问我陪他们跨年吗,我一打听,唉,和cp吵架了,出轨了,不陪着打王者荣耀了,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依旧闹翻天了……不,不,我拒绝了所有人,我说自己跨年夜有事,超级重要的事情。

然而真实情况是,那天晚上我屁事儿都没有。陪师傅看完《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后我去睡觉,睡前把手机关机了。

最后一天,我什么都不想看到,什么都不想听到。

特怀疑他那天晚上已经忍不住了,不然我不会在开机一分钟后,嘿,接到他的电话。

我先挂了,再打回去,他倒不敢接了。

怂?是挺怂的。怂爆了。

往年跨年都是我陪他过,无聊透顶的一晚上,不是摆龙门阵就是打游戏……可能习惯太久,一时改不过来吧……

是啊,我、我有点不适应。

那天晚上我先说的分手,他几乎是秒回一个“好”字……以前也有这种情况,全是我先提出的,他吊儿郎当满不在乎。

我以为我放的下,结果闭上眼整夜辗转反侧,导致早上的马哲课我头一次睡过去。

约摸时候到了,受够了,就分了。

隔天他QQ空间屏蔽了我——在我浏览了他和新女友秀恩爱的照片后,估计感觉尴尬。他终于脸皮薄了一些,晓得避嫌了。

噗哈哈哈,别唱绿帽子,以前跟他交往,他同时与几位小姐保持暧昧关系,我都知道。

好好好,绿帽子就扣在我头上……跑调了?哈哈哈别介意这些小细节啦。








【姗】


从小认识他的。两家挨得近,加上我师傅天天跑去和他大哥,唔,搓麻将……他大哥虽大他十二岁但还是小孩,咋跟师傅那么热络……大抵是传说中的忘年交……

我大他一岁,连他在他妈肚子里捣腾、把脐带自己绕在脖子上到处乱蹦、出生时差点憋死的事都知道。

皮,皮亚杰级别的,皮得我要不是熟悉他的套路,早把他揍扁了。

了解,太了解了,他打人时总下意识后退右脚这种小动作我也知道。我比他爸妈、还有他贴心小棉袄的表弟都了解他。

话说我以前为啥接受他的告白?脑子进船喽?

六年级,有同学觉得他对我有意思,我直接笑瘫在座位上,笑道:我要是女的,可瞎了眼!况且我一男孩子,跟好兄弟亲近有什么不对?

没毛病?没毛病,当初是没毛病,可现在我想回到过去抽自己两耳巴子。

年轻嘞,有资本犯几次傻。可惜我当年怎么没看出那混蛋不怀好意?

真的眼瞎吧。








【似】


初一刚开始玩QQ,有一天他发条消息——我喜欢你。我愣住好一阵,回复:你脑子是不是被马踢了?他没反应。我又问:你不是喜欢班里的安莉洁吗?得,下线了。

后来我亲自去问他,他说是他哥们帕洛斯拿他号开玩笑。

开玩笑?宁愿相信这世上有鬼,也别信他那张破嘴——很久之后我才明白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初二正式交往,班里同学纷纷默认了我们这对狗男男。班主任睁只眼闭只眼,出于对同类的关心还顺手塞盒巧克力给我。

我们基本上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只要我生气不去理他,三秒后他必定黏上来给我个熊抱。然后开始耍宝。

他有时扯下头巾,转大风车,说是给我散热;有时神经兮兮地给我披上蓝白色连帽外套,对其他人大声嚷嚷:我的珍宝生气不理我了,我好命苦哇;有时不惜自己扮丑,装成各路“妖魔鬼怪”——对班上同学进行cos,模仿格瑞的“不要跟着我”和嘉德罗斯的“渣渣”都算正常范围,金的路痴上他居然说得出“我在你眼中迷路”这种骚话,鬼狐的推销技能变为厚颜无耻夸大自己的优点……诸如此类小丑般的戏法,数不胜数。

他没有优点,硬说优点就只有性别和我一样。

如果我笑了,就代表原谅他了。

其实他开始装疯卖傻时,我已经忍不住要笑了,之所以故意耗着,是想看他还有什么花招。








【无】


最激烈的一次争执在初三,不过冷战一周。

起因是一位跟他关系亲密的小姐找茬。性别始终是我们之间难以跨越的鸿沟,那位小姐死抓这点讽刺,脏话一股脑泼到我身上,从头凉到脚后我无法否认小姐的观点。

内容我记不清了,我只记得我站起来,将那位小姐课桌上的书全推到地上,仅此而已。

因为我最没立场发脾气。

试问我能给他什么?金碧辉煌?儿孙满堂?别跟我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那是针对异性恋而不是同性恋。

操你妈逼的。

啊啊对不起啊小姐!我还是忍不住爆粗口了,你当没听见,好么?

后续?

没什么。他问我骑士道是不是被狗吃了,然后给了我几拳,拳拳到肉,照面门和太阳穴打的,顿时脑壳里飞了几箱蜜蜂,鼻血不要钱地往外淌。我反应过来后没服输,上去一勾拳杵他腹部,直接掀翻倒地,我们扭打成一团。

这幅场景吓得那位小姐赶紧拨通教务室和医务室的电话。

那次我是真气,气他也气自己。一周没和他说话,QQ消息不回,上课路过他的课桌也装作没看见,还向班主任申请调离座位——原先他挨在我背后。

那阵子我和他一点就炸。每个人心照不宣地不提那件事,也不在彼此面前提及那个人。班主任还特意请我吃了一顿饺子,拐弯抹角地劝我:个个年轻气盛的,你们都退让一步,不就海阔天空啦?

我没说话,埋头苦吃。

过一周他便受不了,又拉不下面子,只好趁着某一节晚自习所有同学放飞自我时,悄悄凑来坐到我旁边,胳膊肘戳戳我。当时我正在赶作业,被他捅烦了,背对他甩一句别闹。

他倒把这作为和解的信号,一个劲儿在我耳边道歉。“对不起”说了410次,“我错了”说了513次。

当时我既想哭又想笑,他随后小声补充道:小丫头的父亲是副校长,我演出苦肉计,是为了确保你不被下阴招。我不想打你,你骨头太硬,打得我手疼!

我憋不住,笑了,顺口骂他活该,谁叫他那么用力。

他的眼睛瞬间像换掉钨丝的老旧灯泡,再次爆发出炽热的白光,亮如星辰。

嗯,我又一次原谅了他。

不过那节晚自习他基本就在我旁边安营扎寨,望着我傻笑。打了下课铃,他跑来亲了一下我的脸颊,转眼开溜。

轻轻的、轻轻的吻……如果强加修饰,会破坏他的美好。








【留】


很久以后,他才承认那条QQ消息是他发的。

我问他为什么,他满脸不屑地朝天望去,说是起初没把握完全得到我,所以隐瞒下来。

我被肉麻到,耸耸肩从他身边退开几米。他脸上换成一份邪笑,突然一把搂过我,捏着腰,嘴贴到耳边低喃:现在,我们适合身心都合二为一。

见鬼的低音炮,我受不了这招。前面道歉他也是贴到耳边,一节晚自习下来,耳朵红得滴血……

太喜欢了,当年非常喜欢这个人,喜欢到丧失自我。








【欺】


十五岁那年,鬼晓得他从哪偷的句子,他那天握紧我的双手,眼神缥缈如烟,说道:十年后,你25岁,我24岁,如果那时我们既没有对象也没有结婚,不论曾经发生过什么,就都让它过去,我们重新开始,永远在一起,你再也不能从我生命里逃走。

他努力了,他是个好人,他从未提过分手。

向来是我无法承受,先抛弃了他。








【疤】


呵呵,如今,在下以为三少早把这十年之约扔到九霄云外了。

我不相信他愿用自由换取一个不被认同的伴侣。

哦?你说他可能没忘,是有意摆出那种无情的态度?

你看,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的岁月,我的青春,我的爱情全送给他了,他故技重施,究竟还想要什么?

老死不相往来他就开心了?

我累了,我还有很多不需要他的时间,这样散了挺好的,他不用去追责,不用去怀念。

十年之约我不会忘,按时履行约定也是骑士的职务。

赴约之地?

我家门口。

对对对,你说得对。

遗忘过去,回到原点。








【久】


请假条帮我写一下。

是是是,我是坐不住了,你觉得我听了这消息能安稳上课?

卧槽居然是恶性……

好好好,我说谎了,我他妈就是忘不了他!

写好了?谢谢!!!

小姐,我先走了,帮我记笔记啊!

我期末不想挂科!









【识】


那个……小姐啊,他来问你什么了?

啥都没问?

呼……那就好,那就好!

千万别让他晓得我跟你说了这些事……

等等,你再说一遍?!

他要转学到这里?!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