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监管者的奇思怪谈——第一次,意外




设定与灵感来源于 @月影乱镜蝶 的《你好,蝴蝶小姐》,已授权!文风可能会反复横跳,萌新入坑,OOC请见谅!

现世的“你”入睡后会进入第五人格的世界,可以在随从和人身之间任意切换。每一篇的“你”,身份和附身的随从都不一样。“你”清楚这只是个游戏的世界,“你”最终会离开深爱的TA。自我感觉不虐也不甜,默认没有语言障碍,1V1,情感慢热。与其说是谈恋爱,不如说是一场心之战。

这一章会大量介绍“你”的身份,不过请放心,监管者们绝对会出场,所以总体好像蛮粗长的?希望各位有耐心看完,我一定尽量少说废话!!!欢迎评论区来玩耍啊啊啊!!!来交流脑洞啊啊啊!!!

为什么监管者不能带随从啊QAQQQQQ

































青鸟(七日签到的好像叫永生相随)♡“杰克”

夜深人静,建筑与天空和衣而眠,但仍有人为了理想、为了未来正在挑灯夜战。
比如你,一个小有名气的演员。
在同学都以为你只会按部就班去做模特或舞蹈演员的时候,待你如亲生女儿的叔叔询问了你真正的意愿——是选择眼前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还是选择幼时梦寐以求的职业?
你记得上小学时参加的话剧表演,剧目是王尔德的《夜莺与玫瑰》。一下台,男生们都在叫嚷着:“小夜莺,为我唱一支歌!”从那时起,你发现自己很享受在舞台上展现不同的面貌,便梦想着成为荧幕里那样出色的演员。直到高中报考志愿,这个想法也不停在脑海里打转。
你决定放手一搏。
多亏了高挑的身材和姣好自然的面容,以及被无数老师称赞过的“会说话的双眼”、过硬的台词基本功与生动传神的表演,一毕业便收到一家新兴影视机构的签约,慢慢从龙套爬到毫不起眼的配角、再到与主角平分秋色的配角,一帆风顺算不上,但基本是四平八稳,没遇到什么麻烦。
不管角色的大小、有无名气的导演或制片人怎样邀请,公司和你都会事先斟酌剧本,再考虑接戏——不求部部经典,只求部部精彩,足够你发挥自身的特长。这是非常合理的策略,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积累经验,避免爆红而招黑。
你挺喜欢每次扮演不同的角色,虽然公司老给你一些神棍型、高冷型、苦大仇深隐忍型、白切黑型、小疯子型的角色……
“滴滴滴滴!”
手机亮屏,经纪人发来的几条消息打断你的回忆。
“啊……”你瞪大双眼,几乎喜极而泣。
这次两个小成本剧本总算正常点了。《苦荞》是两个高中生谈恋爱并互相激励最终却分道扬镳的故事,清新不做作,除了和自己搭档的男主是前男友,一切都能将就。《Loner》是讲述战争年代小镇姑娘爱玛和飞行员隆尼的爱情故事,由游戏改编的电影,经纪人特意嘱咐让你玩一下原游戏。
所以这就是熬夜的理由?
你揉揉酸痛的眼睛,看看朋友圈里晒得一摞摞剧本,深感不能落后于人,毅然决然地点开了电子版剧本和刚下载好的游戏,摩拳擦掌准备肝一肝进度。
不过,小姐姐啊,凌晨三点了,你敢保证眼皮不会打架吗?
可喜可贺,你把游戏刷了一半,最终坚持不住,趴进书桌里与周公私会去喽……

—————————穿越分割线—————————

真是一只漂亮的小鸟。
通体莹白,翅尖、尾羽和脖颈间缀着青空般澄净的色彩,眼角染了一点恰到好处的红,三片翠绿叶片组成的头冠更令它活泼可爱。
况且,它正温顺地停在尖利刀刃上,亲昵地蹭蹭布满灰尘和补丁的高脚帽。
杰克很满意庄园主此次开通的权限。
往日看求生者们对着空气一阵逗弄玩笑,他还以为是上了年纪工作太多而眼花了,后来开通这种权限,他才能看见小笨蛋们身边的随从,和自己的搭档。
对,搭档。
只要是个长脑子并且有情绪的家伙,长时间待在一成不变的环境里,再怎么享受鲜血四溅的快感,也有厌烦麻木的时候。这时,就需要新的刺激来提醒自己还活着,才能继续重复一成不变的工作。
永无止境的游戏会带来怎样的后果?
如果有一点光明出现,就会一起坠入更深的地狱。
突然,他的小搭档僵直在半空中。
杰克迅速收回左手的钢刃,用尚且正常的右手接住因无力飞翔而掉落的小鸟。
还好我反应快……他心里一阵后怕——等等,他没有心,哪里会有害怕的情绪呢?只是,只是有些在意这只小畜生的死活罢了……
没成想小畜生还有一份“惊喜”给他。
温热羽毛接触到冰冷的皮肤,转瞬间变成更柔软的东西——那是年轻女孩的稚嫩肌肤,拥有太阳的温度和清晨雨露般的香气,散发着生命的健康和活力。青色羽毛化为薄纱罩在肩头,大片白羽塑成长裙堪堪掩住小腿,胸口领结处镶着一颗红艳如玫瑰的宝石。女孩本人却陷入沉睡,乌发扎成一个小丸子,徒留几根发丝在鬓角戏耍,而鸦羽似的睫毛轻颤,好像做着醒不来的噩梦。
发呆在战斗中是致命的,可臂弯里的温度是那么让人……怀念。
毕竟他曾经也拥有这样的温度。
惊诧一小会儿后,杰克小心翼翼地让怀里的睡美人避开利爪,换了个姿势,仍旧把她抱在怀里仔细观察。
估计是平常作息不好,女孩的身子有些瘦弱,细胳膊细腿,背脊的蝴蝶骨很硌人,眼角下的黑眼圈亦佐证了这一点……
女孩忽然扭动了几下,下意识靠近宽厚的胸膛寻求安全感。
睡美人总要清醒面对现实,要是她睁开眼睛看到我的话……杰克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哼着小调将女孩轻轻放到破洞的床板上——没办法,监管者不需要休息,生活用品统统从简。
“美丽的小姐,该起床了。”
有什么冰凉尖锐的物体在你脸上刮蹭。
你慢慢睁开眼睛。
噩梦成真。







蓝蝶♡瓦尔莱塔(蜘蛛)

迎合听众的口味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
作为主唱,你已经心力憔悴,分分钟想辞职跳槽做小蛋糕顺便投喂小姐姐。
开玩笑啦。
乐队一群人都靠这个吃饭,你还是乐队的创始人。就算每个人最后都各奔东西,你却绝不是最先退缩离开的人。
“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
跑调到银河系外的嗓音让人牙齿发酸,耳塞放到最大音量都挡不住魔音灌耳。
隔壁邻居的“夜夜笙歌”,严重影响了你录制新歌的效率,你忍住脾气劝说过,可惜对方像头驴,说一下消停一下,不说就魔音依旧。
“都是搞音乐的,”邻居嬉皮笑脸地调大了音响,“彼此体谅一下呗?”
乐队不出名,新歌没有洗脑神曲更有号召力,别人看不起是意料之中。
突如其来的负能也是意料之中。
博取大众的喜爱?坚持自己的风格?这两样对于现在的你而言,实在是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第十四次录制音轨,你终于压抑不住泪水,伏在桌案上小声抽泣,任由双眼在润湿的布料里膨胀成核桃。
伴随着邻居闹人的音乐声,精疲力竭的你前往了永无忧虑的梦乡……

—————————穿越分割线—————————

蜘蛛小姐今天证实了一个猜想。
随从的蓝蝶是唯一一个不会被她的蛛网束缚的生命。
无聊的日常多了点消遣的东西。
“说是随从,其实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医生艾米丽·黛尔透过层层蛛网,死死盯住翻飞起舞的蓝蝶,“换个主人照样生龙活虎的,尽是没意义的装饰品。”
“我喜欢。”回应医生的是沙哑笑声,依稀听出她曾拥有过清亮优美的声线。
蛛丝攀附蝴蝶飞行的轨迹,蝴蝶轻松绕开,甚至主动纠缠那些致命的蛛丝,天蓝色倩影悠闲自在地游荡在银灰色丝线间,舞动一曲无法终结的死亡华尔兹。
返回庄园倒计时,十秒。
“瓦尔莱塔,你答应过我这局放一个人!”
平日文静的医生歇斯底里地大叫,亚麻色头发散披着,透出一双冰冷固执的纽扣眼睛瞪视监管者。
“知道了,园丁——艾玛·伍兹小姐,对吧?”
她吐出个轻巧的蛛丝球,抛给待在头顶小憩的蓝蝶,蓝蝶似乎兴奋地玩了起来。它一路滚到背部,酥酥痒痒的,好像晒了一次太阳,很舒适。
然后,嘣。
这局淘汰了三个求生者,一如既往地胜利。
变故从此刻发生。
瓦尔莱塔首先感觉背部一沉,紧接着有什么东西滚落下来,还有一声细微的呻吟。
八只机械腿灵活扭动,她转身正视变故。
不可思议,那是个……人?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少女,编着亚麻色长辫,一身蓝色及膝连衣裙。她没有面目全非的身姿,没有保护自己的利器,没有缝线密布的躯干,没有空洞无神或泛着诡异红光的眼睛……
那是真正的、属于人的一双眼睛。
温柔缱绻的烟蓝色,是老烟枪指尖弹落的灰烬,带领尼古丁死而复生,恢复为一棵阳光下的绿株。
“哎……你好?请问这里是?”
你初来乍到,一时没反应过来是经常玩的一款游戏的场景和人物。
吸烟会上瘾,烟会逐渐麻痹神经。
瓦尔莱塔小姐显然遗忘了这句至理名言,毫不犹豫地进入那层使人放松警惕的烟雾。






夜莺小姐♡班恩(鹿头)

你本身就是不幸和好人没好报的代表。
幼时从大火中救出一个孩子,孩子平安无事,你的眼睛却被灼伤,永远看不到缤纷五彩的世界;长大后面对受欺凌的同学,你勇敢地站出来保护他们,口角争执间被不慎推下楼梯,从此失去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资格。
讽刺的是,推倒你的家伙,正是当年你救下的孩子。
人总要在事情发生后才学会后悔,学会成长。孩子在得知幼年的救命恩人是你时,羞愧难当,自己申请了转校,也让家长给你配置最好的医疗人员和设备。但你拒绝了,只接受了一个自动轮椅,自己筹集钱做复健。
你不是懒得追究责任,而是真的不想卷入是是非非。后来你索性去了盲人学校当老师,将自己出入社会的经验教给尚且不知人心险恶的残疾孩童,预防他们走你的老路。
今天,那孩子送来一本盲文版的《茶花女》。
这么执着于过去吗?
你暗自叹息,伸手摸到床头柜上的书籍,拿走了上面盖着的一封信。手指拂过一个个凹凸有致的字符,你摇摇头,又叹口气,将信封放回原位,自己缩进床铺。
相信一个人果然太累了,还有,学校的教职员工宿舍该翻修了……躺在硬邦邦的床铺上,你努力裹紧被子,逼迫自己进入睡眠。
因为明天要教盲人小朋友认识阳光呢。

—————————穿越分割线—————————

拥有保护色并伪装自己,对于存活在危险环境中的生命至关重要。
庄园里的监管者之一,“杰克”,庄园主送过他一件玫瑰色的风衣和一支玫瑰手杖。虽然很喜欢,但他只带上了手杖,仍穿着那件松绿色外套,鬼影一样晃荡在每个角落。
班恩是个老实人,对于庄园主送来的各式各样的服装更不感兴趣。
他喜欢安静点的随从,于是就有了夜莺小姐。
夜莺小姐最爱待的地方是他的鹿角,轻轻降落在尖角上便没有什么活动了。它不像青鸟喜欢好奇地东戳戳西啄啄,不像蓝蝶故意引人注意般四处飞舞,不像留声机听到动静就凑上去围观,不像闹钟随时摇晃着身板尖叫。
没有存在感,这样挺好的。
日常进行“游戏”时,班恩经常带着夜莺小姐散散步——书上说不爱动的宠物容易抑郁,要多让它们接触新鲜空气。
他最近发现,夜莺小姐会在他受伤后有所反应。
比如上次,一名叫玛尔塔的空军开枪打中了他的胳膊,铁链自然没有套住她,那局也勉强平局……那时的夜莺小姐正梳理自己的金黄色羽毛,感觉鹿角一阵摇摆后疑惑地飞起来,许是闻到血腥味了,它绕着胳膊飞了好几圈,又颇有灵性地飞到厂长头上啾啾鸣叫,最后衔来几条纱布扔在鹿角上。
毕竟是自己养的宠物,班恩莫名有些开心——这让他想起了以前聪明的黑鼻子。
日常有条不紊、简单而快乐地进行着。
可惜日常是用来打破的。
由于今天的对手很强悍,班恩没有带夜莺小姐出去,所以晚上回来的时候……怎么说呢,童话书里很多动物都会变成人来报恩?
夜莺小姐似乎出现了这种情况。
她静静躺在班恩借用蜘蛛小姐的绸布围成的小窝里,脸色苍白,黑发如瀑,带着作为鸟类时就有的镶着红宝石的金边面具,长长的披风从纯白渐变为鹅黄,里衬一件黑色曳地鱼尾裙。
他蹑手蹑脚地靠近小窝,伸手碰了碰面具。
夜莺小姐只是呓语了几句。
他屏住呼吸,轻轻拿掉面具。
夜莺小姐咂咂嘴,做着什么美梦似的。
班恩歪着脑袋想了半天,想不出夜莺小姐报恩的理由,干脆蹲在小窝旁边静候她的醒来,闲的无聊了就去数数夜莺小姐纤长浓密的睫毛。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
夜莺小姐翻个身。
十根、十一根、十二根……
夜莺小姐眼皮轻颤。
二十根、三十根、黑眼睛……
等等,黑眼睛?
班恩愣愣地看着夜莺小姐撑起身体,茫然地望向前方,视线的焦点落在他巨大的鹿角上。
“我是在做梦吧……”
我才像在做梦……在心里反驳一句后,他发现夜莺小姐的声音和想象中的一样好听。







留声机♡里奥(厂长)

踢翻第五套桌椅后,班主任把你请了出去。
“看什么看,没见过孤儿啊?”
你翻着白眼走出教室,对临近同学的注视呛了一句,走时用脚把教室门带上。
嘭!
世界终于清净了。
其实你不是孤儿——普通的家庭离异而已,但你固执的认为两个人都抛弃了你。
你学着三流青春文学里的少年少女,逃学,打架、谈恋爱、翻围墙、抽烟喝酒、跟社会上不三不四的混混勾搭……可以说,在大部分人眼里,你就是个小太妹、小垃圾、社会底层的渣滓。
对于自己的爱情都不忠贞,还指望你的孩子相信爱情吗?因此,你对男性用不上真心,更多是恶心。
男人嘛,就是一坨会说话会思考的肉嘛。
你在天台上翘着二郎腿,吹着微风,心里寻思着老男人几点到学校作检讨。
反正到时候肯定跟个龟儿子一样,任着班主任那个老秃驴喷一脸口水。你很乐意看他出丑。
而事实证明,看人出丑也需要精力。
你抬手看腕表。呦呵,现在六点,九点下晚自习的话……能打个盹儿!
拽过废弃许久的棉花枕头,你两眼一闭,听着上课铃声做起白日梦。
梦里什么都有,梦里什么都还未发生。

—————————穿越分割线—————————

留声机坏了。
这可把里奥急坏了。
小随从被他当录音机使唤,录下不少女儿的声音。那些声音大多是梦话、与其他求生者的交谈和独处时的自言自语,有几次差点惨遭拆卸,侥幸凭借灵活小巧的身躯,才从扳手下逃出生天。
虽然是军工厂的厂长,但多年过去,手艺必定生疏了,更何况留声机算是个生命体,让他越发无从下手。
“乖乖,别动啊,让我看看你这根线路……”大块头眯缝着眼,轻轻挑开金属外壳,拨弄里面的一根蓝线。
留声机一颤一颤的,像人忍受着剧痛,但没什么大动作。
“磨损……那我给你绑点绝缘胶带,庄园只有这个条件,委屈一下吧。”
小喇叭点了点头,非常理解地蹭蹭那双满是结痂的手。
里奥加快了绑胶带的速度。
不过,最后关头还是出了错误。
“爸爸……”
他啪的一下扯断了胶带。留声机发出刺耳的杂音,夹着一句日思夜想的话。
“爸爸……”
声声急促,浓重的哭腔。
“爸爸!!!”
一个泪流满面的小姑娘取代了留声机的位置。她留着及肩短发,白衬衫,牛仔裤,棕色围裙。除去更显圆润乖巧的面庞与柔和的眉眼,简直就像他的女儿。
“爸爸……爸爸……”小姑娘掩面痛哭,抽噎着呼吸,连带着他的心一起苦苦挣扎。
“别、别哭了,爸爸在这……”
嘶哑的喉咙尽量保持温和,里奥像小时候安慰女儿那样环抱住小姑娘,大手一下一下顺着剧烈起伏的背部。
他希望小姑娘的家庭不会和他一样糟糕。







寂静闹钟♡裘克(小丑)

孤高的诗人注定死于象牙塔中。
你多久没接稿件了?几天,几周,还是几个月?
不管是心血来潮还是蓄谋已久,大家仿佛一起约好了,统统关上你努力通往世俗的门,摆出和善面容,剪去你的翅膀再将你掷向人间。
三头犬没有给你指引通往地狱的道路。
你的作词很晦涩吗?不,远比显摆生僻词汇语序混乱的狐假虎威者好。
你的作词没内容吗?不,远比堆砌无用词藻断章取义的无病呻吟者好。
你的作词缺感情吗?不,远比不懂爱为何物要死要活的虚情假意者好。
笑脸是用来被划破的,你知道脸上有多少巴掌、唾骂、讽刺和轻视吗?那数量足以建一座通天塔,上通神明,宣读千变万化的罪恶。
你瘫在沙发上,只想数数天花板多了几只蜘蛛,不想去费功夫讨好不相为谋的人了。
睡觉吧,睡觉吧,别想那么多了。
你终于放过三天三夜没休息的大脑,倒头大睡,将一切抛在脑后。

—————————穿越分割线—————————

裘克严重怀疑这个见鬼的闹钟是求生者派来的奸细。
吃里扒外的混蛋闹钟,一碰到求生者就疯狂振铃,震得他耳朵快聋了,还变相给求生者提示了他的方位。一局输了它就贼开心,开心得使劲撞他的火箭筒,他特别想把这浪货砸扁。
那么“寂静”闹钟被砸扁了吗?
没有哦。
闹钟平时折腾归折腾,如果庄园主来检查游戏进行如何,它倒是安静如死物,不论求生者或监管者怎么逗它,都不会有任何反应。
闹钟最擅长在裘克生气的边缘试探,试探完了它卖乖,笨拙地学着马戏团里的小把戏哄他。走钢丝(蜘蛛的丝,然后黏成一团动弹不得),滚铁球(厂长提供的,反正会把它自己砸到)等等的把戏它都会,可谓多才多艺。
哦,它还喜欢骚扰其他随从,外层铁皮被脾气好的夜莺小姐啄掉好几片。
总结一下,这玩意怕是想皮断腿。
但今天的小闹钟很反常。不去找求生者玩耍,不去惹他生气,连蓝蝶牵来蛛丝缠住它也视而不见,所有指针蔫巴巴地转圈,慢如时针。
裘克翻翻日历,并没到庄园主审查的时间。
“嘿,你今天不皮啦?”他用钢针挑去蛛丝,捏捏小闹钟的支架。
小闹钟彻底瘫倒。
废了?
不,它开始变身了。
裘克眼睁睁看着闹钟变成一个小丫头片子。她的金发被黑色缎带随意捆成一束,浅绿眸子淡淡地望向他,白色短袖衬着黄黑相间的背带裤,正无所事事地晃动两条穿着白丝袜的腿。
“皮?我很不听话吗?”
你挑眉一笑,看着那张笑容扯到耳后根的小丑面具,觉得梦境也在嘲笑你。
在那些人眼里,可不就是个供人娱乐的跳梁小丑吗?
无论是卖力表演还是滑稽出糗,谁会关心小丑在舞台背后的哭泣哀叹?

评论(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