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巍澜——所以你和我呀


OOC铁板钉钉,人生重置+轮回,尝试让澜澜也守个万把千年的,镇魂灯变成QB,巍巍面面澜澜三人视角均用第一人称,很好分辨的。有引用原文,涉及巍澜衍生,不喜欢拉郎的注意避雷!以及实名感谢原作者救我狗命,甜甜不愧是甜甜,但我要报社:)



翻墙了,可是翻得心里拔凉拔凉的,原来剧版镇魂编剧心中的HE是一起去死吗……这SE很眼熟啊,还特么兄友弟恭?!成吧,我fong球一下,顺着三个小智障的思路走走。那三个小智障听好了,下次写轮回虐恋,好歹看看《魔法少女小圆》,或是玩玩游戏《无尽梦魇》,要能达到他们叙事水平的万分之一,我就留你全尸。不是让你去照搬啊:)



BGM☞双向倾诉




































0.

时间有它的修正性,你就算改变了因,它还会有其他的因,来导向如今的果。
小云澜,你敢跟我赌一把吗?
赌什么?
当然是————————。








1.

我觉得那几个cos柯南里小黑的家伙,战斗力令人担忧。
虽然我好像没资格说这个事儿……毕竟咱是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身体素质一目了然——是个战五渣。
但我有黑能量枪呀。
嘿嘿,手有点痒,对不住了啊几位反派杀马特同志,我赵云澜见不得有人欺负我家媳妇,哪怕他比我更厉害更牛逼。
砰砰砰,帅气地解决了三个!我撩一撩刘海,准备跟略显稚嫩的媳妇打个招呼,结果他给我一句“多谢阁下救命之恩”就拖着受伤的手下溜之大吉了。
哎哎哎,等等我,我这一把病骨头跟不上你们的步伐啊啊啊啊啊?!!
后来被万年前的大庆当成昆仑带到海星鉴,我都还是懵逼的状态……哦豁,这不是祖母驳论吗,我取而代之,那昆仑究竟有没有存在过?
这个问题真是想得我脑壳痛,但我现在决定,先去调戏一下小巍巍……妈耶,气死我了,我掀起我的玫瑰花瓣他才认出我,这张脸的辨识度很低吗?
随后我跟嵬在月光下谈诗和远方——是的,万年前他连姓氏都没有,我找个曾经看过的青春文艺小说里女主解释男主名字的桥段,故作高深地摸摸玫瑰花刺:“山鬼?名字虽应景,但气量太小。你看这世间山海相连,巍巍高峰绵亘不绝,加上几笔凑个巍得了,不如你叫……沈,巍?”
媳妇高兴得很,若不顾及我是救命恩人以及他天生脸皮薄,我发誓,他绝对会抱着我狠狠亲一口。
结果名字起好没几天,贼酋偷走四圣器,我和沈巍去拦截,发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原来贼酋是沈巍的弟弟夜尊?哦,还没完,夜尊这时显得纯良无害,哭唧唧地跟我们说他被贼酋控制,做了错事想改邪归正。
宁愿相信世界上有鬼,也别信夜尊那张破嘴。
果然,下一秒他拔刀砍向沈巍。我刚想一枪崩了这个祸害,与此同时圣器启动、天柱落下, 一切正朝着万年之后发展,我也被迫回到万年之后。
你问结局?
林静、汪徵、桑赞牺牲了,四圣器彻底消失,沈巍和夜尊同归于尽炸毁了地海两星的通道,海星人地星人亚兽族人死伤无数,特调处的手下没一个清醒的。
我瞪着从身体里冒出来镇魂灯,攥紧一截破破烂烂的糖纸,心里只有一句操你妈。
不谈维护海地和平的辛苦,不谈特调处四散如尘埃,不谈葬送了多少人的性命,不谈世界即将崩溃,我就想问问麻龟和浮游,这盏破灯值得那么多人前仆后继耗在一场无休止的欲望战争中?
我做事从不去想值不值得,可连在意的人都保护不了,眼睁睁看他殉道,我是真觉得从前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再怎么改写也不能逆转故事结局。
我使劲砸破灯,砸得自己手疼,灯依然完好无损,像在嘲笑我的无能为力。
天命?
我信夜尊的话都不信天命。
如果再来一次,我一开始不去怀疑沈巍的身份,或者在万年之前根本不去遇见他,结局是否会改变?
【你以为镇魂灯靠什么助燃?】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该死的欠扁和幸灾乐祸——除了夜尊,没人会用如同小学老师谆谆教导的恶心语调。
我看着没有灯芯的镇魂灯,心里有一团沼泽地冒起的气泡,不致死,可它们炸的时候我几乎体无完肤。
【到底是我赢了,哥哥与我回家了……】
有屁快放。
【镇恶者之心,哼,说的真好,这“恶”到底是什么呀?】
是什么?
【是执着。你执着长久,将看不清未来;执着是非,会钻牛角尖;执着善恶,必要自以为是;执着生死,就无法做出取舍。】
我只需一切重来。
镇魂灯中猛地蹿起烈焰。
【令主大人,您的选择和他们分毫不差呢。】








2.

我叫赵云澜,龙城特调处处长,镇魂令令主,正穿越回海地两星万年前大战之时。
吃一堑长一智,这次我长记性了,尝试着不去找沈巍,应该有一些好的变动吧?
硬生生逼着自己躲在草垛里,看他费尽气力保护队友,终于体力不支被贼酋擒获。直到大庆来找我,才发现手心已经被指甲掐得渗出血丝。
我告诉麻龟和浮游黑袍使被擒, 便带着大庆和几个身强力壮的地星人连夜前去营救,心里盘算着顺道教育教育中二病早期的夜尊。
贼酋好像正打算杀死地星哥俩,我赶紧拔枪,一枪崩掉那头诡异的卷毛,其他人三下五除二制服了反抗团。
夜尊这时还是黑发,红着眼睛,死死看向搀扶着嵬的我。我假装没瞧见他那吃人的眼神,招呼大庆去看看夜尊的伤势。
“请问阁下是……”
“昆仑。”
下意识对上那双澄澈的眼睛,我蓦地觉得自己做了件错事。
圣器出人意料的启动,大庆被吓得跑来我身边缩成团,夜尊却是满脸求之不得的表情,看向我的眼神充满了嘲讽。
把嵬往大庆旁边一推,我连滚带爬上前拽回夜尊,也往大庆那推,刚搞完就有一股巨大的吸力,把我吸进从天而降的天柱中心。
“沈巍你给我记好了,”我顾不得名字上的纰漏冲他喊道,“不管你以后做什么决定,千万不要后悔,就朝你想做的那样去做,我相信你!”
切,不就是关一万年呗,我才不怕。
等等,沈巍你不用陪着我,多去教育你那个中二病弟弟!
地星建不建学校?建,必须建,从小三观不正长大给特调处添麻烦嘞。
哎呀,你长得那么好看,别老罩着黑袍,用美色去征服地星吧哈哈哈!
为啥叫你沈巍?嗯……这名字不好听吗,想去海星混要有个好听的名字。
觉得你弟还是白头发好看……啊,我就自言自语,别管我啦,地君殿来信了。
去看看那个新来的烛九,他的异能是依靠光作移动,地星没法满足的他的需求,你好好安慰一下这个粉头,不然要转黑的!
想吃芒果椰子冻,最好是王哥做的那种……噗,你别偷偷摸摸去海星,这人还没出生,你上哪给我找啊?还不如你亲手做,虽然我肯定吃不到……
地星好黑呀,黑袍哥哥我怕怕……夜尊你笑个屁,这叫情趣你懂不懂?嘿,咋晕了?真是丢人,快把你哥带走!
喂喂喂,巍巍你在吗?有木有火机?莫得?那你是用什么点燃我的心?卧槽夜尊你吐啥,老子有这么恶心你吗?嫌恶心别跟你哥来啊?
黑老哥,我这人没缺点,就话多。你这三句才回我一句, 以后外交困难哦。你不管?你又被架空权力了?不行不行,你得管着点!
哇哦!!!这套衣服真好看,太合身了,果然帅的人穿什么都合适……天天穿给我看?咳咳,作为地星最高统治者,太惯着我不好,你弟弟和属下要有小情绪的……
沈巍是谁?沈巍就是你啊。
沈巍?
巍巍?
小巍?
小嵬?
…………
一万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他渐渐不来看我了,偶尔夜尊路过讲讲最近的新鲜事,烛九送来一些芒果椰子冻摆在天柱底下,日子就这样混过去了。
我不想他,嗯,不想他,他平安就好。
但我还是轻敌了。
未来的问题,我一点一点暗示,海地两星基本相安无事,有事的是沈巍……前几个月夜尊还一脸高兴地跟我说,哥哥带他去海星微服私访,要作为寻常人家生活一段时间。
而现在,沈巍拿着三件圣器,嘴角扬起一个我非常熟悉的温柔的微笑。
他说,昆仑,我来救你。
胸口剧烈的疼痛起来。他每吞噬一件圣器,疼痛就会加剧一分,几分钟的时间仿佛几个世纪那样难熬。等我从天柱中脱离,已是浑身虚汗,手脚酸软,任由他用公主抱这样羞耻的姿势抱起来。
地动山摇,炸雷震耳欲聋,他附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你太弱了,只能维持能量体的状态,不如我来帮你解脱。
冰凉的唇贴了上来,没有深入,只是柔柔地研磨唇瓣。
靠,第一世GAME OVER居然是,是被沈巍吃掉了……妈的太能耐了,明明我没教歪呀?!
意识彻底归于黑暗前,我狠狠诅咒制造了镇魂灯的人的祖宗十八代……唉不对,那个人好像是我???









3.

哥哥为什么如此中意你呢?
如果我成为你,他就会停下来看看我吧?
才几天不见,哥哥又清减了好多,可看到我倒在地上,拖着共工长刀踉踉跄跄地扑到我跟前。他脸色惨白淌着冷汗,还硬撑将长刀护在我身后。
“赵,云澜……”他说话一句断三下,“夜尊他……”
“走了,被我打跑啦,”我眨眨眼,“我没事,就是用了圣器,现在有点晕菜。”
“愚蠢!”这句话倒是中气十足。
“黑老哥,你带着伤跑来送死,也够蠢的。”我原封不动地把怒意还回去。
之后的事情顺理成章,我成功代替赵云澜,命令鸦青收回对特调处的解密。既然我已经抢回哥哥,就没必要进行这种幼稚的游戏了。当个平凡人很好,当初我的愿望不过就是和哥哥相依为命过一辈子。
极致权力多么无趣,还不如伪装成他的在意之人,亲手送他上路,让他尝尝锥心之痛,才能抵我万年囚禁之恨。
哥哥为了成为昆仑口中那种温润端方的人,压抑杀戮与残暴的本性,可以说清心寡欲了几辈子,碰都不敢碰我。因为一碰就会失控——没人比我更了解哥哥,想了一万年的肉放在嘴边,不吃还好,若咬下第一口,最后会被吃得连骨头都不剩。
所以我现在的做法无异于找死。
我把他压在身下,嘴里含着棒棒糖准备去吻他。
“够了,夜尊。”
他说什么?
“停下,夜尊。”
我脸上还挂着赵云澜式的笑容,心中早就一片冰冷。
“没人比我更了解你。”
我不可能留他活口。
终究认出来了。我冷笑一声,嚼碎口中的糖块,手里凝出冰锥,朝哥哥胸口扎去。
“为了这个人,这张脸,”血飞溅到脸上,他的血液很温暖,不似地星人普遍的寒凉,“你都可以欺骗自己。”
他没有反应,仍保持着疏离而礼貌的微笑。
我突然想起和他相处的这段日子里,他从来都是这种表情。不卑不亢,活像中了病毒的电脑,一意孤行运算着原始代码,哪怕系统更新使所有程序面目全非,他还是固守着浩瀚数据里零星的二进制碎片。
“你何尝不是在欺骗自己。”
我把冰锥扎得更深,他终于没了生息。
到底是我输了。









4.

我想象过无数种我和赵云澜的未来,唯独没有想过苟活一生。
所谓命运,其实并不是殊归同途,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东西在暗地里束缚着你,而是某一时刻,你明知道自己有千万种选择,可上天也可入地,却永远只会选择那一条路。
我做好了独自赴死的准备,只是听过他颤着哭腔喊我的名字后,心里像被人不轻不重地拨动了一下,并不激烈,余音却能绕梁。
即使永世负重逆行,吾往矣。
此刻獐狮不知从什么地方赶过来,带着林静遗留的仪器,把夜尊吞噬但没来得及消化的众人拉出来,消弭了大部分的黑能量,而圣器皆毁。念及手足之情,夜尊被永世封存在地星最深处,我亲手消除了他的异能。
“回家!”
一声令下,大家都松了一口气,浑身染血也抑制不住此起彼伏的欢笑。
“沈巍,你留下,我跟你说点悄悄话。”
还是那副不正经的德行,我感觉耳根子烧起来,瞧见獐狮在场,便慢吞吞地挪过去。
“沈巍,你听我说,”他给了我一个拥抱,随即耳语,“镇魂灯已现世,没有灯芯,迟早还会引起混乱。”
“我就是灯芯。”
“好好看家。”
“再见。”
能量体系被重创,我来不及阻止他,怀里瞬间只剩下镇魂灯长明不熄,延续着他身上的温度。
我不适地眨眨眼,发现眼角干涩,没有一点水分。
原来疼到极致,流不出眼泪。
獐狮这时才开口说话:“令主吩咐,他要还地星人民一片光明,由我代替他掌管特调处,继续维护地海两星的和平,还望大人节哀。”
我不自私,要求也不高,你活着就好,偶尔远远地看上一眼,足矣。
你还给地星一片光明,谁来照亮我的黑夜?
一步错,步步错,我当初就不该遇见你,你走你的光明大道,与我无关便是幸福。
是我咎由自取。









5.

我叫赵云澜,龙城特调处处长,镇魂令令主,正在远古思考人生。
让我数数,我死了多少次?
一二三四五六七……噫,数不清,干这档子事会损伤记忆。有时我死得很憋屈,是小喽喽把我干掉的;有时死的很伟大,比如当灯芯当实验体;有时却死得……啧啧啧,那镇魂灯给我的剧本,像极了什么玛丽苏啊三生三世虐恋啊三个人的电影之类的……总而言之,不仅没把结局掰好,而且死状多样,好不凄惨。
我特么是一祸水啊?
怕了怕了,这次经验多了,我自己憋着就行。
别小瞧人类的耐力。
首先,我四处流浪积攒实力,披上黑袍隐藏身份,直接将四圣器从海星鉴带出来,半道上干掉贼酋救下俩小孩,把他们丢到三军统领处,然后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在暗地里盯着小美人渐渐出落的更好看,我顺手镇压反叛者,给地星建造基础设施,进行与海星的文化交流,仿照海星的民主推选制度,让地星人自己当家做主创造美好生活,可谓贯彻落实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最后圣器统统毁掉,我留下镇魂灯,发现它能燃烧充满欲望的灵魂,可以照亮地星,索性把这个当做对迷途不知返者的惩罚措施。这下海星有个太阳,地星也有个太阳,一样一样吧,应该打不起来了。
老吴父子快快乐乐地生活,王向阳妻子生了二胎,楚恕之楚念之哥俩当了治安维和队队员,烛九荣升队长,沈巍和夜尊成为和平形象大使,鸦青是第一届亚兽族族长,沙雅与林静结婚,大吉向大庆告白成功。
完美。
呦呵,他们在给我这个黑袍使者建雕塑。
对不住啦,我先溜了。镇魂灯说在每个世界完成一次HE结局,便能凑一块“沈巍” ,最终把他一点一点拼回来。
累死我了,比心跳文学部难玩多了。









6.

我叫赵云澜,镇魂令令主,现在身份是匈奴王子伯力。
话说回来,这便宜老爹伊稚斜单于对我挺好的,要星星不给月亮。良心难得回家,我决定尊重历史,顺手当个便宜王子算了。
但命运这个小妖精就想取我狗命。
去中原的路上遇到霍去病,运气可以说是幸运E了。幸亏我龙城第一靓仔的口才和演技没荒废,与古代名人谈的那叫个相见恨晚,这老祖宗一开心就和我拜把子,邀请我去城里坐坐。
去就去呗,谁曾想特尴尬碰到沈巍追着一姑娘跑大街,还好死不死撞到我马车上。
“小兄弟你是个什么情况啊?”我赶紧下车,看有没有把人撞伤。
“抱、抱歉,”他扶着马车轱辘,喘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家夫人受了点刺激,兄台莫见怪。”
夫人?话茬一下堵死了,我面上维持礼貌内心慌得够呛,干瞪眼看他去追姑娘。
过几日大街上再碰到他,已经能和姑娘轻声细语地说着体己话。姑娘要什么,他就给人买什么,好不恩爱。这一世挺美满啊。
他说着说着就转头了,不经意看到窝在拐角看他秀恩爱的我。
“兄台,真是有缘啊,”他双手作揖,眉眼低顺,“在下傅成勋,那日冲撞,未能问一问兄台的姓名,还劳烦兄台到家中坐坐,在下好赔罪。”
我打哈哈:“别别别,一面之缘,过眼云烟,不值得小兄弟惦念,倒打扰你与你夫人逛街了,告辞!”
我几乎是落荒而逃。
历史我学得不好,上学时室友有个汉代痴,天天翻文献,在耳边叨叨叨很烦人,但我被迫记住了一些史料。匈奴攻打的城池里,必定有霍去病手下庇护的地方。
沈巍,不,是傅成勋就住在此处。
尊重历史?再您母亲的见吧!在不改变大环境的前提下,我努力延后战争的时间。外人以为我注重与霍去病的兄弟情,其实我只求那一人多安生片刻……但有些事情阻止不了,有个比喻叫什么?哦,历史的车轮会无情碾压啥啥啥的,傅成勋就是那倒霉被顺路压死的小蚂蚁。
攻城的时候我脑子一片空白,就知道下令,眼睛本能地不放过路边尸横遍野的景象,生怕下一秒傅成勋一脸血倒在路边,还没人收尸。
而事实证明命运这个婊砸想操死我。
我看见傅成勋把他家夫人刚推进一口古井里,然后转身迎上匈奴特制大砍刀,熟褐色长衫变成黑褐色。
他好像有感应似的,往我呆愣注视的方向望去,展露一个令人安心的微笑。
“住手!!!”









7.

我叫赵云澜,镇魂令令主,正气得头晕。
因为镇魂灯把我丢进了新世界。
来不及看他最后一眼,我就成了什么山庄的奴仆,伺候小少主。这小少主就是沈巍,呸,连城璧。
刺激,这次玩养成?
我一开始就教育他,万事不要执着,该放手时就放手,不然要伤了自己。但他听不进去,沈姑娘喜欢谁,他就玩死谁,这破脾气遗传谁的啊?可惜仆人没说话的份,我看着他作死,变得越来越可怕,最终只有我敢上前捧一杯热茶给他。
我记得他小时候怕冷,正值隆冬,这心冷我解决不了,身冷我还能出几分力。
“你一个人,不怕么?”
他的声音很好听,好歹读书阅历无数,书卷气重,声线低沉虽有压迫感,但内里柔柔的,像钢球里裹着蜜糖。
“怕什么,沈小姐中意的不是我这款。”
我嬉皮笑脸地回应他——这威慑力跟沈巍比差远了,顶多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究其根本是因爱生恨,本质上是个好孩子。
连城璧从贵妃椅上起身,朝我扑过来。我心领神会地抱住他,像小时候给他唱小星星那样,哼几句就拍拍他肩膀,哄着他睡觉。
“只有你……”
他喃喃细语,我听不清最后几个字,但我的手几乎被他捏骨折。
该走了。








8.

我叫赵云澜,现在身份是相国之子裴文德。
我要找沈巍。
荒漠里的客栈简陋,凑合住一晚没问题,问题是晚上突然破窗跳进我房里的这个男人,拿刀横在我脖子上,黑发散披,面容消瘦似可见骨,一看就是营养不良。
“受伤了?在这歇歇脚吧。”
我瞟见他心口寸把长的伤口,心也跟着抽搐疼痛,这傻逼趁我不在受了不少苦嘞。
“你有何目的?”
他撑着身子,恶狠狠地往我脖子上压刀,我感觉脖颈有点湿润——肯定见血了。
“没有目的。我不会骗你,更不会害你。”
他困惑地眨眨眼,听我说完话,立刻倒下,真就放心大胆地靠在我肩膀睡着了。
我扶他上床,他的袖口里掉出一个锦囊,绣着“傅红雪”这个名字。
好生照顾一夜,我留下贴身佩剑便离开此处。
后来边城新出一位侠士,就与我无关了。









9.

我叫赵云澜,现在该叫我谢南翔,是一名医生。
爷爷那辈会做点信息交易,我很快找到了沈巍,啊,是找到了花无谢。他正要大婚,我借祖辈和花家的关系混进去。新娘害羞不肯出来,花无谢穿着一身红袍在几张酒桌周旋,旋着旋着到了我这桌。
我跟他碰杯,那双醉眼瞧见我顿时睁圆了。他打着酒嗝问我:“兄弟,你说,拼尽全力守护一个人,值得么?”
“值得。”
我毫无犹豫干了一杯酒。
啧,太辣了,眼泪都快辣出来了。









8.

我大概姓赵,可别人称呼我为曹光,是什么外交官的儿子,来参加劳什子的誓师大会。
我隐约感觉要找什么人,虽然忘了他的名字,但如果再见到他,我绝对认得出来。
统帅的迟瑞先生喝醉了,听旁人说他的心上人今日完婚,可新郎不是他。
统帅架子我没看出来,只看出他在借酒消愁,借着酒劲激励士兵,也让自己死心。
“你……你可有什么未竟的心愿?”
八成把我当作新兵蛋子了,我便顺着话接。
“有……”我斟酌用语,小心翼翼地和他碰杯,“有一个人,我和他萍水相逢,什么关系也没有,在他心里,我只是个说过两句话的陌生人。可我还是想再多看他一眼。”
他僵在原地,酒醒大半认出了我:“曹公子。”
在你心里,我也只是曹公子罢了。









7.

我隐约记得我姓赵,但现在我是杨修贤。
我要找一个人,虽然忘了他的名字,但如果再见到他,我绝对认得出来。
上海话好听可我学不会,别人一看就知道我不是本地人,黑户一个,于是只能在酒吧里搅和。搅和搅和吧,有些贵妇很喜欢我这款,常常愿意带我去高档场所。
岑子默就在这种情况下与我见面。
他的头发及肩,一点也不炸毛,温顺恭良的模样惹得女人们议论纷纷,都想摘取这片绿叶。
“我会邀请一位幸运的朋友,与我共弹最后一曲。”
他说话像唱歌,引得莺莺燕燕翻飞起舞。
直到侍者戳戳我的腰杆,我才发觉自己成了那位幸运儿。
“我不会……”
“我教你。”
岑子默的嘴角弯弯,笑容天真烂漫,我可以确定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指尖只是蹦出几个单音,他却行云流水地贴上我的音节,双手流畅弹奏我没听过的曲目,几次快速换手都擦过我的手腕,又深情又淡漠,勾得我心痒痒。
嘭!
一声枪响,那双指甲圆钝的手停下来,猛地起身望向二楼。
“不能后悔。”
他自言自语,我却发觉在哪听过这话。
不能后悔,因为没有退路。









6.

我叫罗非,是个侦探,正在隆福戏院看戏。
我记得本应该找某个人,全怪老板命令我查走私货,查到洪帮头上,这不,被人家老大请来喝茶。
台上唱着梁祝永诀别,台下却是我和罗浮生的初相遇。
他看起来太年轻,眼里没有沉重的东西,满是对我好奇,恍若有飞鸟挣脱眼眶朝我扑过来。
“罗先生一表人才,如此出众的行动力,”他毫不避讳地在我身旁落座,调笑着,“家中夫人应该逃不出您的法眼,去做些小动作。”
“我没结婚。”
局促地回应一句,我努力不盯他的眼睛,生怕溺亡却不自知。
“留个联系方式吧,”他好像看出我的窘迫,往我手心塞了一张卡片,“日后还请罗先生赏脸,帮扶帮扶我这个新人。”
新人个屁。
我恨恨地想,这装模作样的交流手段,不知对多少人用过。








5.

我叫韩沉。今天,我第九次抓到冯豆子,罪名是贩卖非法药品。
量少,不至于判刑,监管几天就好。
“韩警官,”他故意用可怜兮兮的语调,就差点心酸泪,“我错了,下次不敢了。”
“我看你下次还敢。”眼观鼻鼻观心,我不去看他,心里舒坦了一会儿。
好像找的人是他,却又不是他……
“韩警官?”
不理他不理他。
“小韩韩?”
不理他不理他。
“韩沉?”
……
“我是不是在哪见过你?”
谁知道呢?
心脏一阵紧缩,我较劲地把手铐锁死,仿佛这样他就不会再犯错。









4.

我叫章远,正在住院中,原因是普通的流行性感冒。
“对不起。”
面前低着脑袋对我道歉的,是我的大学同学何开心。
“别,何医生,就算全世界的人对不起我,都没有你的份。”
不过是帮我消除一段痛苦的记忆,阻止我自杀,我谢你还来不及。
况且你从来不欠我的。
他如蒙大赦般抬头看我,我向他招招手。他心领神会地过来抱住我,身上带着潮湿的水汽,明显是半淋着雨赶来的。
“要感冒啦。”








3.

我叫牧歌,写的剧本第十三次被退回来。
靠在窗边拉小提琴的青年停下动作,捡起被我摔散架的文件夹,拉琴的颀长手指翻动白色纸页,像在弹奏什么曲目。
“剧情三观都快崩了,甲方还不满意?”
井然的语气听上去很冷静,但我知道,他生气了。
“没事,我习惯了。”
他的眼神有一刹那冒出火花,触及我时,即刻收回。
“沈老师,以前是在哪见过我么?”
他情不自禁念出本子上一句台词。
“我见过你。”
我本能地接上另一角色的回答。
回过神,井然眼里一片水光,我的镜片也起了雾气。









2.

无论如何也回不到起点。
这点我从一开始就清楚,但只要能陪着赵云澜,我便无怨无悔。








1.

“你来了。”
“要走了?”








0.

时间有它的修正性,你就算改变了因,它还会有其他的因,来导向如今的果。
赵云澜,我们可以赌一赌。
赌什么?
赌我们,终会再见。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