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谢

是个鸹貔。请点开谨防被雷↓


头像@凌霄霄,她特别可爱才不给你嘞。


和谐/河蟹,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之一。


百姓饭足言皆彩。


梦系,混邪,杂食,开何谢号动车组🚄


不想当画手的文手不是好的相声演员。


日常是吹爆所有太太,渴望评论ing


墙头多,啥都产,来做朋友呐😘

第五人格伪群像——维纳斯之镜【改】



























第五人格,祝你520快乐!!也祝大家520狗粮吃够!!发刀子的重任就交给我吧!!

看图说话,虽然我画得丑……cp自由心证,就不打tag了,反正也打不下那么多tag……

大爷,来评论区玩一玩呀QAQQQ





















*过去我从未将这当成过一场战争。

一场旷日持久,与自己为敌的战争。

如果闭上双眼看到的是黑暗,那么,当我睁开眼睛去看这个世界的时候,是否会是一片光明?












文本

奥尔菲斯:早在作品面世之初,我就注意到了这幅画。不同于大众将画作解读为作者对维纳斯与女仆们的歌颂,我更喜欢将画中十位女神理解为记忆女神在与她的九位缪斯女儿共享记忆之泉。

奥尔菲斯:(抬头看)怎么回事,画被替换了?

奥尔菲斯:又是小女孩干的?可门锁后我确定没有人能进来——当然,我也出不去。

奥尔菲斯:(双手锤向墙面)这见鬼的庄园……

奥尔菲斯:(画板落下,侧身躲开)嗯?

奥尔菲斯:(轻轻托起画作,四处观察)钉子松了……好像可以把画取下来?

奥尔菲斯:(翻到画的背面)署名不是爱德华·伯恩·琼斯,是我的化名……原来除了写小说,(轻笑)我还会画画啊?

奥尔菲斯:黑白作品少见,大家更喜欢鲜艳靓丽、富有生命力的作品……“我”也太前卫了点。

奥尔菲斯:等等,岸边与湖面的倒影居然不是同一个人?

奥尔菲斯:似乎有对应关系。

奥尔菲斯:那个拿放大镜的小男孩是我——小时候的我。那时我最喜欢扮成福尔摩斯,拿着放大镜煞有介事的帮同学寻找东西,书包、课本、剪刀、羽毛笔这类都是我的“业务范畴”。

奥尔菲斯:有丽莎小姐,她和幸运儿对应?这说不通,他们根本是两个年代的人……幸运儿手上怎么有和我一样的疤痕?

奥尔菲斯:那个女人代替了记忆女神,左手缠了很多绷带,哭泣着……不,我不认识她,她为什么戴着母亲的帽子,穿着父亲送给母亲的裙子?

奥尔菲斯:提灯的是我。哎,习惯就好,那张照片上也有我,不用大惊小怪的。

奥尔菲斯:医生在畏惧园丁,也许她害怕所有人……律师和她算是这些人里混得不错的,难怪搭在一起。

奥尔菲斯:发现里奥先生了。

奥尔菲斯:园丁正好注视着湖面,看向律师——或者说她在看她右边的所有人……只有她非常开心地笑了。

奥尔菲斯:空军好奇地注视着一切,看上去很无辜。“慈善家”正将一束颠茄献给园丁……老实的下等人,花虽好看,却不是好东西。

奥尔菲斯:盲女看不见,没必要盯着湖面,估计是感应到了底下的鹿头?

奥尔菲斯:玫瑰花和指刃……我猜是“杰克”。绝对是那个变态杀人魔!他想对舞女做什么?

奥尔菲斯:舞女没发现背后有人逃到门口。

奥尔菲斯:门那边还是一片黑暗。

奥尔菲斯:蜘蛛的形态由机械师改造,总算有符合逻辑的对应了。

奥尔菲斯:日记里新出现的祭司和红蝶。作者想让她们愉快地探讨宿命论?

奥尔菲斯: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作者就是我啊……

奥尔菲斯:(搬来凳子)物归原主,该把你挂回去了。

奥尔菲斯:接下来……(低头沉思)继续推演日记吧。

奥尔菲斯:希望日记里有出去的办法。











他从未伤害过任何人。

因为太想获得“爱”与“自由”,所以理应受到这份惩罚吗?

“老朋友,欢迎你回来参加这场最后的盛会!去吧,去吧,去终结这可悲又可笑的一切!”

亲眼所见,亦非真实。

他又听见了玻璃碎裂的声音,看着自己又一次疑惑地投入日记的推演中。









*注释
出自《生》 ——DELA/雨狸/云之泣/天海无贝

评论(4)

热度(68)